Archive for 一月, 2007

周日滑雪,落财破相

要先从周六说起。 孟尝丢老师号召家宴,感激涕零提早去陪伊买菜,深感专业性装备的重要性——你家有那个可以挂很多塑 […]

...

北京应有的天空

上周的某一日去存款,结果一叠钱放进去,24小时自动存款机说暂定工作,于是很懊丧地重新把钱收起来揣好,郁 […]

...

非洲总统的柠檬

从被人遗忘的角落跑到四楼国际部去交工会费,新来小mm拉住我,在桌子的大袋子里摸啊摸,摸出来两只黄灿灿的水果 […]

...

杂记

当领导姐姐通知我近期又要开始为一些外事活动忙碌的时候,我甚至有一些小小的喜悦。因为从去年11月的中非论坛结束后 […]

...

二十四桥明月夜·第二桥

“幸亏我今天走得晚点儿……”陈师傅靠在水泥桥墩的台子上,依然还有些气喘吁吁。“说吧,到底为什么?” 在他权威一 […]

...

小肥羊之夜

三个女生一条街的那条街,还剩下两个女生。 被无比丰盛的小肥羊自助火锅、超大投影屏幕的《三峡好人》和饭后甜点一只 […]

...

二十四桥明月夜·第一桥

“妈,我冷。” “手脚冻的啊?这样,像妈这样,袖子往下撸。”当妈的先抻了抻自己的,又伸出手去拽孩子外罩短一截的 […]

...

我最常见到的同事2

我很喜欢负责我们二楼卫生的清洁员。 她40岁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大概到我的耳垂,一点点驼背。皮肤白,有一些沉 […]

...

我所最常见到的同事1

自从我的办公室搬到偏安一隅的二层某十五平二人小房间,我日常所最多见到的同事便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隔板对面新调来单 […]

...

江湖行

下午终于出门去,给秋千买零食,给常常蹭人家车的同事买件小礼物,让自己见见空气吹吹风。本来还想看场电影,结果被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