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10

惩罚和奖赏

关于老天最近安排的这两件事,我都无话可说。 只是希望惩罚的这个,不要玩大发了;我还没有好好享受奖赏呢。不过据奖 […]

...

太后

(题图——梵蒂冈教皇宫顶端,太后在创作) 太后,就是敝娘,贵庚五十有八,廿九生女,今女卅岁,登基亦有十载,后便 […]

...

感情的灰度

看丢总的东家杂志,有时会想倘没入错行可以去当同事。 DK每次自吹自擂说他是和我一样的人,我都会哼。但其实真的好 […]

...

Attraction

DK给我讲《牵引》的时候,让我想起很多年前。 讲述是需要天赋的,比如我就常常觉得自己可以描述得形象,却不能动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