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07

沪上八天七夜(七)

第八天 我醒的时候,黄梨还在睡着,这件事在N年前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生的。 事实上我觉得她的房间一点也不陌生,和千 […]

...

沪上八天七夜(六)

第七天 第七天的时候,上帝休息了。在瑷塬。 L公子家老宅。 高墙深院,大户人家。 论爬山虎之必要性…… 点破窗 […]

...

沪上八天七夜(五)

第六天 每次分别的时候都说“再见”,是不是真的希望再次相见? 这一天我没能睡到自然醒,全部工作交接完毕,收拾了 […]

...

沪上八天七夜(四)

第四天 诸神的黄昏。 话说我们的宴会准备了220人的规模,但是两个月来经反复催促最终给了我们回执确认的非洲大佬 […]

...

沪上八天七夜(三)

第三天 在我入住香格里拉前,已经在其前台站了两个半小时,重新一个个更改敲定4天从10到33间不等的入住人员的名 […]

...

沪上八天七夜(二)

第二天 这一天的主要战斗力都耗费在和香格里拉的同学们斗智斗勇上了。从还在北京电话联络开始,基本上每次我都被浦东 […]

...

沪上八天七夜(一)

非洲开发银行第42届理事会年会,挨千刀的非要千里迢迢跑到上海开。敝单位承办其中两个大型活动,于是派了一个从领导 […]

...

你知道我五一期间干了什么

五月一日 蒙头大睡,在阴暗的巢穴憋屈了一白天,心里滋生很多邪恶的念头,晚上去新华百货,超级剽悍地在一层楼暴逛了 […]

...

798艺术节之走马观花

五一前,收到羊子同学关于作为“798艺术节影像单元”策展人的邀请短信,加上难得一个长假就赋闲在京,于是伙同了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