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4

I,Robot

(选截这张图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大于半个小时) 一个欠我一个人情的同事问我请我看《I,Robot》怎么样。唉, […]

...

这将是一篇很长的blog

所以我给自己沏了一杯茶,关掉音乐,坐下来慢慢写,但是我知道自己还是会难免急促,会语焉不详,会放弃。 11月27 […]

...

在北京的第八个冬天

昨天晚上没写blog,准确的说,根本就没坐在电脑边。蹭了隔壁处处长的车回家,17:40就到了。然后在床上看书。 […]

...

关于土豆丝为什么不脆

补记一下昨晚的blog吧。 话说特别想吃醋熘土豆丝,于是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买清奇嶙峋之大兴土豆三枚,骨骼匀 […]

...

所见妙语

晚上blog写了一大半,几乎要把我的醋熘土豆丝故事讲完了,ie错误,一江春水向东流了。 伤感情啊,没心思再写了 […]

...

是夜杂记

姐姐从火车上打来电话,说他们按时赶到,一切顺利,就此蜜月之旅,圆满成功。 我长吁一口气,放心地去洗澡了。热水器 […]

...

分辨率800×600

我把显示器的分辨率调到800×600了。这样看上去字体很大,很舒服,虽然有点难过。 最近我时常感到眼睛酸涩,会 […]

...

一入周末岁月催

很难得地在周末的上午就起来。而且巨贤惠无比地给自己热了牛奶(500ml)和鱼肉肠,主食是一个60g的牛角面包。 […]

...

今天的时间

中午去了一个类似什么私房菜的地方吃饭,被一个主营业务处的处长莫名其妙叫着,买单的是米国某家族财团亚太区的副总。 […]

...

生得晦气,死得窝囊

(猜猜这是什么?:) (http://tecfa.unige.ch/~nova/macondo.jpg)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