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06

嗄,原来秋千曾经这么小!

话说秋千同学已经要7个月了,按理说应该接近成年体形了,可是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它还是一只小奶狗,根本没有成年可卡的 […]

...

囧rz

(去掉一个最高分……) 主持朗诵大赛决赛。我万无一失敬业地背下了所有串场词,但是还是在报完10号选手得分之后兴 […]

...

“最后一篇文章”

有时候,如果我突然像现在这样六神无主,莫名烦躁,我就要苟延残喘着爬到网上,幸好,现在我就在。 然后去看一个人的 […]

...

诵,诵,诵!

话说又要到某一了,全国GDP又有万分之几点被拿来搞各种各样的活动。单位团委书记是俺老乡兼小学校友,于是就很在劫 […]

...

transfer

我以前一直觉得从怀疑论者转变为乐观主义者是可能的。虽然我分别认识一些从来就是A时态的人、天生就是B时态的人、从 […]

...

《兄弟》真是太烂了

终于看完《兄弟》下,看完之后一口闷气郁积于胸,恨不得找茬儿揍秋千一顿。 实在太烂了,太滥了!~烂到我都不愿意耗 […]

...

江心比心,精益求菁

周日中午,黄梨和盲目婚宴。 婚已经结过两百年了,但是我们坚持要有婚宴,于是有,且很丰盛,且很好吃,且新郎穿运动 […]

...

扫街小图

咳咳,纯属凑数~ 小西天一条街上卖蟑螂药的牛人。 黑哥哥的酷帽子~居然是去年夏天的事情了…… 路路以前说过,E […]

...

墨墨和水墨园

(下面的是墨墨,腾空跃起的天才叫Friday) 唯一一次买《狗迷》,正巧看到上面在介绍一只小有名气的边境牧羊犬 […]

...

世界杯最佳女咬手

秋千六个月了,在它二分之一年的狗生里,她深谙“狗吃饭是为了活着,但活着不是为了吃饭”——当她回首往事的时候,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