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06

初夏阳光里的秋千

和妈妈同节奏跑步,一二一! 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 拍我,拍我!妈妈不要抢镜头! Let me jump, […]

...

燕园长情抒两岸,金陵佳偶第一双

(照片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2006年“520”这一天,maverick与maye完婚大喜,从此后江湖上行走就 […]

...

豪杰空门的声明

“庸乌啥我们需要理想”? 关于理想的题目太x青了,以至于我必须用东北腔来人为增添一些戏谑成分才得以出口。我最近 […]

...

请允许我小小地腐败一下(三)

(mm读者请顺便点击下题图看看你最喜欢哪一款) 腐败周日 关键词 高跟鞋 银锭色 我在严重的热伤风and发烧中 […]

...

请允许我小小地腐败一下(二)

腐败周六 关键词: 琉璃厂 暴力夜晚 周五夜里一点钟,我决定睡觉。我看了蹲在地上的秋千好半天,她也仰着头看我好 […]

...

请允许我小小地腐败一下(一)

腐败周五:关键词-秋千 打着黄焖鸡的名号其实是超强辣子鸡的某道招牌菜还在胃里余威尚存,我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抱着 […]

...

模拟房奴生涯的预备役初体验

房地产市场虚火攻心,熊熊燎原。俺作为一名新世纪靠谱女文青,一日搞文学,终生搞文学,禀着深入体验生活,从群众中来 […]

...

跟老爸一起看电视

回家是一件势在必行的折腾事,每次那个短暂一周都如同一个测试性的真空旅行,抽空有关成年人的种种大气压力,作回一个 […]

...

这几天

在我回家这几天里,出的事情不少,还有很多坏消息。 一个小师妹在云南车祸遇难,从此也引发了关于媒体职业道德的讨论 […]

...

对,不要声张~

今天去了传说中的“金剪刀”家量体裁衣。 舅妈一口气从各种服装杂志上给我指定了7件/套。我非常之盛情难却,但是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