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4

爵士舞菜鸟

“手势不对,兰花指,太僵硬……好,很好……” “眼神,眼神,媚一点,观众在那里……” “脚跟不许沾地,你挺起来 […]

...

关于我的平安夜的一切

平安夜,名字很好听,洋节。命犯天煞孤星,我,特别是在这一天。 2001年的平安夜,刚刚分手,一个人在宿舍灌水。 […]

...

友情(下)-补全版

九秀山庄鸭子排行榜 路路:3000只inking:2500只黄梨与annie,并列2000只晓霞:1500只t […]

...

劫数阿劫数

可怜我的那么多评论。。。。555。。。 可见我出于对水木的不信任而将blog备份于天涯是多么的先见之明。。。阿 […]

...

生病了,写不出快乐的句子

于是决定暂时不强写友情了。 感冒,严重感冒!头痛鼻塞流鼻涕咳嗽哆嗦嗅觉罢工味觉垮台,一样都不少。 开电暖气,灌 […]

...

友情(二)

九秀山庄鸭子排行榜 路路:3000只 inking:2500只 黄梨与annie,并列2000只 晓霞:150 […]

...

亲爱的,远离我

好吧,你,你们听着。请远离我。 即使我曾向你们旖旎地微笑,或者,唱动人的弦歌。 话语不必一说再说,如果言辞可以 […]

...

友情(上)

因为你们的存在,使我明白花儿与花儿有所不同。 ——题记 我在办公室给黄梨打电话,声音压得低低的。按照习惯,还拿 […]

...

暖冬相聚

许巍出了新专辑,难怪我梦见了他,正是新碟上架。一个甜蜜、香艳、玄幻而恐怖的梦。匆匆听了一遍,些许失望,有印象的 […]

...

貌似我就要忙起来了

貌似我要开始忙起来了。部门调整以后,将有double甚至三倍的工作压上来,而且据说将是些不靠智商靠情商的工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