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06

和生日礼物在一起的135小时

(妈妈说给我照相,可她还要摆pose抢镜头,切~) 我终于有时间写下这个题目了,虽然已经是阳历生日的第二天料。 […]

...

累到劫后余生

大概每两个月,我负责的刊物付梓在即,我都有两天必然加班的日子——在设计师那里排版校稿兼指手划脚,今天也是。只不 […]

...

情人节礼物,俺送地~

另,俺收到可卡同学亲爪制作蝴蝶状银吊坠项链一条,外加玫瑰花一朵~

...

写在情人节的前一日

错过的站牌在看不见的身后偷笑我身轻如燕得意地踏上歧途 关于这样偶然路程的颠倒我归咎于没有和你吻别归咎于你要上班 […]

...

英雄救美

金刚同学带了一个好头,英雄救美的事件开始层出不穷。 今天可卡同学给我讲了一个他昨天晚上做的梦,一定要记录下来。 […]

...

卧冰戏雪,那人可知用情最深处

我对猩猩的热爱,应该追溯到1990年。那年我小学六年级,从长相酷似王杰的同桌那里淘弄到一本破旧不堪的外国小书: […]

...

我就喜欢上班,耶!

大年初八,一上班,连上网,就发现论坛msn哀鸿遍野,都在声讨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转眼就来到了工作时间。我沉浸在 […]

...

生日猪,呼噜噜

正月初六,是我的农历生日,每年在家过。今天由前舅妈做东,两边的亲戚齐聚二十多口,兼进行堂哥对象相看会。 堂姐给 […]

...

今天太发指料

老爸老妈竟然集体抛弃我长达一整天。 卧室、客厅、餐厅、洗手间的灯都开着,电视机固定在cctv9大声放着我假装能 […]

...

冷酷的任性

前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前半部分是有关在联合国参加春节联欢晚会,场景很汗,有点像matrix里面长老会议的镜头,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