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9

nothing

结果我还是失眠了。 不知道这到底归咎于我始终纵容所以根本没有倒过来的时差,还是因为这桩被突然宣扬出来的令人感到 […]

...

一个航班克星的诞生

遥想当年我从北京出发去巴黎,航班晚点5个小时;近思这个月我从巴黎飞回北京,航班晚点13个小时。而今天我就去趟杭 […]

...

逻辑

昨天刚刚和maye度过腐败的一个下午,被拉上一条贼船,晚上与第一双夫妇共进了愉快的烤鱼晚餐。 然后今天和老弟吃 […]

...

九秀山庄

今天夜里我坐在桌前想了一会,恐怕这世界上再没有哪四个字放在一起能这样让我觉得随时可能鼻子发酸。 自从我们毕业以 […]

...

C’est Fini

  从一个凉爽的夏天,到另一个凉爽的夏天。两年。 所有令我留恋和恶心的生活,终于都结束了。 我将回到新并旧着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