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1

锦衣夜行

大风停了的第二天,我打扮了一番出门,穿了那条在法国临走时候买的长及脚踝的紫色长裙。 西单实在是观察中国城市人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