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7

地陪初体验之与fool老师晚餐(中)

第二天,fool老师带着博物馆通票再一次杀向卢浮宫,地铁上人潮汹涌,我运足丹田之力对他大喊一声,辟邪剑谱还在我 […]

...

地陪初体验之与fool老师晚餐(上)

我没有去过的肖邦墓。taken by Aprilfool 巴黎,是光荣伟大正确的fool老师北美-欧洲-亚洲伟 […]

...

我正在口水的房子,以及觅家之旅进行时

我坚持在某社一层电脑房的公共电脑上将其照片贴上来~~~虽然它离我单位不算近,虽然要倒两趟地铁,虽然房东的电话还 […]

...

消食扫街小图

午饭吃完去遛弯,心情好就带了DC。随便扫街。 单位附近的路口,这朵百合花下面就是戴安娜同学香消玉殒的地方... […]

...

第一次搬家

第8日时,我经历了抵法之后的第一次搬家。从巴黎CBD的La Defense搬到了巴黎大屯的Clichy,同属9 […]

...

凡尔赛宫的天鹅湖

2007年7月28号,是我到巴黎的第三天,也是到法之后的第一个周末,当然,最为重要的是,这一天土白菜帮巴黎分舵 […]

...

二十年后与二百年前

事实上,我曾经想象过很多次究竟自己将从哪里开头描述这个城市。从第一个向我微笑着说bonjour的黑人兄弟?我自 […]

...

尾巴尖上的盛宴

如果你在年轻的时候到过巴黎,它将一生跟随着你,如同一场浮动的盛宴。 据说这句对一个城市的最高褒奖来自海明威,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