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07

后来,我路过一些忧伤

第一个,在一丛美人蕉的花坛里瑟瑟发抖它的睫毛上不能停留阳光我没有勇气安慰它也没敢掐下盛放着阴影的那一朵 第二个 […]

...

一周观影之《鸡犬不宁》

大学生电影节又开始了。每年都是北师大搞,出于各种目的不算,这样坚持不懈地搞,虽然有成有败,但是多少给人以一点点 […]

...

献给东皇城根遗址公园

其实那些玲珑的粉色不叫榆叶梅她们是更知性的花朵戴上眼镜就可以冒充长颈鹿的晚樱草或者不苟言笑的文殊兰 交通基本靠 […]

...

饭局泛滥季

碧绿榨菜,我的最爱。猜猜其主料是什么?(谁说是榨菜我咬谁!) 在周五晚上脑子秀逗地把一堆速冻饺子倒进一锅冷水里 […]

...

电影泛滥季

无赖的时候去看电影,高兴的时候也去看。 上周四独自在资料馆看了《慕尼黑》。资料馆、斯皮尔博格这样的名词,影院的 […]

...

巧克力泛滥季

一切都是打师弟wel携其美女lp从比利时回国探亲开始的。他们从举世闻名的sweet之都回来,不给我带一盒圡特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