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6

声援暴暴蓝,拯救“天空之城”!

暴暴蓝,俺以前新青年的同事,抛弃北京的灯红酒绿,在异乡的泸沽湖畔开了一间小小的客栈,在那里她设了一个爱心图书屋 […]

...

秋千在我的脚边睡觉

在拖鞋和拖鞋之间寻找合适的位置小心大耳朵的长毛避开小鼻孔靠近主人更低一度的皮肤秋日里纳凉 放倒自己像一匹马,乃 […]

...

金梭和银梭

估计82年以前出生的同学们都应该对这首流行歌曲歌名非常熟悉,由著名的金公玉婆——谢丽斯和王结实演唱。 小的时候 […]

...

旧鼓楼大街的门联

每每骑车或者坐车走旧鼓楼大街,最喜欢搜罗欣赏沿街老四合院大门上贴的门联,总想着还能发现一两幅以前没看到过的。 […]

...

怒赞笔笔新专辑

HC且有料的乐评太多了,俺就不现眼了。 泣血感谢嗄钰同学,让我一开始就盲目跟随她fan了嗄笔。当然我还要不屈不 […]

...

暴强的梦

前天还是大前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暴强无比的梦。 大意是我带着秋千去一个沙漠地带相亲。。。可以汗,请汗~~这充分显 […]

...

法语课的可爱

上法语课有时很可爱,因为新句型要学以致用,所以我们继上上节课暴露了所有人的年龄之后,上节课又由于练习念数字而纷 […]

...

游泳记

周日大热,称职父母不畏酷暑,带小朋友们去宠物公园。 卡布的爸爸妈妈比较洁癖且注重孩子形象,看了一眼水池里的落汤 […]

...

看《男人帮》与《中国国家地理》的男孩

昨天的法语课很让人沮丧,我刚刚勉强接受一个动词在一般时态下也要有6个变位的现实,转而又被70要用60+10表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