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05

1997和2005

下午的时候,和顶头上司讨论工作,说到一个deadline。下周一,是1号。1号,又一个新的月份。春节时单位发的 […]

...

与其你红,不如我红

在2005年这个满脑门子桑拿天的7月,我终于和一贯伟大正确的中宣部一起认识到同一个严肃的问题:媒体呈现并煽动出 […]

...

<小小说>卫生间-C

门终于关上了。方击长出一口气。 他穿上睡衣,从床上坐起来,把边上一把放衣物的椅子扶正。刚才女孩走到门口又蹦蹦跳 […]

...

翻检旧日情书

和每一个爱慕虚荣的,血液里流淌着文青基因的女生一样,我一直都很爱一种叫情书的东东。 在我还很酸很肉麻,丝毫不会 […]

...

血腥快感及噩梦

人类对于血腥和施虐是有本质的追求的。具体落实到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如温斯顿一般无比惧怕老鼠的北京户口女青年身上,就 […]

...

奶油番茄豌豆牛肉丁

明光村的红鼻子厨娘: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 都柏林的摄影师:好啊。 明光村的红鼻子厨娘:从前有一个小姑娘。 都柏 […]

...

切·格瓦拉

切·格瓦拉 好些天没有更新blog,积攒了一堆话题,于是一时间不知从何说起,竟无语凝噎了…… 按照时间顺序,在 […]

...

七月七日,好剑成双

今天,嗄钰的msn昵称是:七七事变,舵主妈妈搞出人命。 嘿嘿。1977年7月7日阿,所以说舵主同学要不天赋点异 […]

...

疲惫中摇曳

最近很累。 工作上有一件政治任务,无聊而繁重,即使有额外的收入,也不愿意做这样的工作。 有的时候发现自己懒惰而 […]

...

关于爱情的梦境

很久没有在疲劳之后睡得这样疲劳了。无数短信和电话都不能打扰我坚持睡下去的野心。 三个姐妹,我是其中之一,有一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