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09

殊途同归

今晚我突然意识到,我用以挑衅和歌颂生活的方式,都是把指甲涂成红色。

...

工作

每当我处在很high的工作状态的时候,脑子里总有一句很白烂的话,叫做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咳咳。 纠结 […]

...

故人故国,新火新茶

周五之末,犹豫再三,我还是决定先回家换掉衬衫长裤这身ol之皮。进而发现我身边的不招人烦的不靠谱男实在太少了。稍 […]

...

河舟共济

在我看着一片绿油油的屏幕,琢磨着怎么在短短几日就损失了二十几k的功夫,手机短信响起,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师弟发来: […]

...

我发现

我很enjoy目前的生活和工作。 俨然是一个次优选择,令人忘却诸多的悬而未决。 于是会有点像某个宅男说的——不 […]

...

青岛,青岛!

估计我再写这种题目就要挨打了~ 青岛是个漫长的夙愿,居然偿得如此轻描淡写、宠辱不惊。 还有一个短期夙愿,也一并 […]

...

浪漫的必杀技

第一次和新部门侠胆柔肠的大老板吃饭,诚惶诚恐。 照例要关心我的个人问题。 “应该说呢,还算是优良资产,就是。。 […]

...

No Name [email protected]

话说我在舒服的秋天夜里21点回到家时,已经喝了不少的红酒。打开豆瓣赫然发现“我的同城”里明明还有一项活动。 是 […]

...

翻墙年

2009年,我翻墙的次数已经打平了过往的所有小三十年。 十一年前,还在史前的昌平园时期。六人行的同系东北老乡聚 […]

...

少年巴比伦

          不坏。至少比石康强。      很多年没看这种“成长小说”了,有点第一次读《万物生长》时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