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07

早上又遇到一个我喜欢的的哥

上车的时候他说“过年好啊”。好感动,赶紧说“恭喜发财”。 就上下班打车来说我是一个很专业的乘客,每次都首先报出 […]

...

丁亥年的第一个工作日

早上的时候,错手打翻一瓶香水。跌落过程中我用膝盖接了一下,所以没有全碎,只是长方体瓶身的右肩跌破了一个小口。于 […]

...

回家过年

所以说我一直觉得自己还是24岁,这是很有道理的一件事。因为那年是本命年,我毕业,生活貌似重新翻动,然而三年时间 […]

...

我终于失去了你

每次在门口,我用舌尖抵住上颚,发出一声弹音,走廊里的灯应声而开,我延宕着掏出钥匙,却不再有你跳下沙发在木门另一 […]

...

《丁庄梦》读后前传

读完这本小说颇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想写点什么,但是一直懒惰。而今日写来,恐怕还是轻描淡写,潦草了事的。对于近日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