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05

作客

昨天我说到的那个礼物,那个落地的棕色陶瓷花瓶,在我去做客的路上,不小心被cei碎了…… 但是主人家很赞,高尚的 […]

...

微醺深醉

很久以前,我有一个马甲,叫做winy,传说中我的酒量超群。 很久以前,我还有一个马甲,叫做smoky,传说中我 […]

...

臭美大辣椒,一走一弯腰

这是我小时候的一句流传甚广的童谣。与之对应的还有“烦人吧啦一毛八,买个西瓜扣脑瓜”、“跟人学,长白毛,撅着屁股 […]

...

周末故事

算是补记吧。到昨天晚上为止,腐败终于告一段落。回家吃了冰箱里剩下的鱼香肉丝和被蹭车司机送我的猪口条,发现原来猪 […]

...

一年

从一个夏天到另一个夏天。 一年前的这一天,我正在兴高采烈地收拾去凤凰的行装。所以说,直觉或者谶纬之类的东西,都 […]

...

外焦里嫩的花朵

网又断了,我便跟一只失恋的蜘蛛一样彷徨无助。 周五从送行县长的钱柜现场功成身退,赶去传说中的仓娆酒吧,只有好人 […]

...

过去144个小时里我所到过的腐败场所

6月10日: 家庭影院是真的“家庭”“影院”。二环内,曲径通幽的经典小区,二层复式,楼上客 […]

...

But不能特别熊掌啊~~

发信人: sXXXX (XXXXXXXXXXXX), 信区: XXXX标 题: Re: 砖戒之王者归来发 […]

...

雨夜

今年六月的天气,让我恍惚想起八年前,在昌平园的时候。在回忆“八”年的时候,我迟疑了一下,在头脑 […]

...

自画像

新装了扫描仪,测试一下。随便找了张纸的背面画的,竟然能透出来,f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