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05

唉,人生真是大起大落

“情况太复杂了,现实太残酷了,理想都破灭了,我也不想活了……” ——孟京辉《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 本科 […]

...

身之察察,物之汶汶

“人谁又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这句话是我的朋友A的口头禅。禅的程度已经到了我见到听说以及想起该人就能想 […]

...

惨绝人寰

昨天下了好大一场雪,将2005年墨氏惨案血迹斑斑的证据一一掩埋,早上打车经过后海的时候,我想,那些秋天的野鸭子 […]

...

中年男子·路过·聚会(误删后重贴版)

屋子里太冷了,所以懒得伸出手来写,但是我明天就要去香山饭店“保鲜”了,一去就是三天72小时,一个声音对我说,不 […]

...

我的少女流氓生涯

故事,要从头讲起……

...

生也有日,情也无涯

2005年2月14日,乙酉年正月初六,西历情人节and农历俺的生日。 中午和师弟一起吃了饭,他还身俱替某位帅哥 […]

...

你一生的故事

,这篇小说被翻译成《你一生的故事》,我第一次看是在大话的科幻版,meg贴出来问vital的意见,后来隔了n天v […]

...

被老爸不停鄙视,不停鄙视……

在博闻强志敏而好学的老爸面前,俺不断被鄙视不断被鄙视,搞得人生背景特灰暗前途特渺茫,让俺慨叹既生爸何生墨,眼泪 […]

...

灌水——为新春TC版戏作:P

灌水 理性是tcer的通行证排名是tcer版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版面上,飘满了水车欢聚的倒影。 本命年过 […]

...

两岸强人劫不住,轻舟已过山海关

6小时40分钟后我就已经到家了。高速公路奔驰大客,造福人民群众。以前没有高速路和豪华大巴的时候,敢于坐卧铺式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