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05

一次内心的虚弱口供

和学物理的牛同学小通了一下信,他问我现在怎样了。我实事求是地敲字:“我现在在xxxx银行,基本算是改行了。不好 […]

...

这一刻,房间里充满阳光

嗯,我承认这个标题很倪萍jj,但是请允许我在这里小小的煽一下情ho。因为俺能在俺的房间里看到阳光的机会实在是太 […]

...

成功的咖喱与失败的牛肉

大概是毕业以后第一次见弟弟。算来有八个月了,时间过得吓人。我素来不愿意认什么干亲,觉得血缘的事情天然不可侵犯, […]

...

改变生活有多难

下午和同事去拜访对外工程承包商会,感触很深。集团利益的运作也好,内部牵制的权衡也好,总归应该有一个基本的着眼点 […]

...

一个人住的好处

一个人住的好处,就是在你已经冲进水龙头下,突然发现梳子没有拿进浴室的时候,还可以从容不迫地推门出去——当然,真 […]

...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太丑

中午没有午睡,困。决定敲点字提神。 一周多前还愿要在“大院”每天贴点经济金融方面的信息,大家商量开新版叫啥子。 […]

...

想念一个人

科学研究表明。小时候我很信仰这句话,并且立志将来要当个黄道婆居里夫人之类的技术高手或者科学家来表明一些什么东东 […]

...

1月21日在report家

下午接到report同学电话,说你这几天没上网吧,我说嗯。当然事实上是我上网了,但是我没上语境之中的水木sf版 […]

...

show一下小蝴蝶纹身先……

不过为啥脸上抹了粉反而没有脖子白。。。汗。。。

...

舞舞舞

练兵千日,用兵一时。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演出很成功,观众很激动。 2005新春联欢会。俺化了平生自己化的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