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9

豆蔻的飞机

北京到厦门的飞机很平稳,远在云层之上。折射的阳光在机翼的中心,透过狭窄的窗温暖半个肩膀。 在千方百计倚靠得更舒 […]

...

小凄惶

昨天下飞机打一个漫长的出租车回家的路上,接到同事的短信,要我第二天上午务必到单位一下,讨论关于下周继续出差厦门 […]

...

浪漫

这个—— 微醺之后在客房里开着爵士乐对着尼罗河独自扭来扭去,过后才反应过来是多年前学过的初级salsa。。。算 […]

...

晚安

(其实不是这个,是旁边的一座,先意思下,回头再换) 最后,我终于带着满坑满谷的疲惫躺在喀土穆“巨蛋”酒店的行政 […]

...

不可说

   -“开玩笑!我是专门受过sales训练的,有些词儿是绝对不能说的。这个‘但是’就是其中之一。” -“。。 […]

...

大雪

晚一点的时候,只挨着过几个星期的高一斜前座在刚联系上的对话框里跟我说,“你高中时候就对下雪很兴奋”。 为什么要 […]

...

羞愧帮

今天看见一句话说:“成功的女人,既有坚强的意志抵御男人的进攻,也有足够的魅力阻止男人的撤退。”思及自己在bo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