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08

爆发之后,熄灭一会儿

  在过去的一周,或者十天里,我觉得自己像一颗爆发的小小超新星,有无数的光、热、瓦砾和尘埃。 但是今天我感觉疲 […]

...

情人节的肥皂剧

2008年2月14日。因为maye美女最终取消了她的巴黎行程,因此我失去了和史上最牛师妹共度情人节的机会,并再 […]

...

雨族

城北有子名霁,倾盖如故,相谈甚欢。席中赞其名。 对曰:“家有三姊。长姊名霞,霞者,赤云也;次姊名?,?者,雨云 […]

...

关于“第五夜”的戏仿和“鲜橙多”

城市里的河水,与我们村庄河水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们不会愤怒或者心碎。即便我把整橡木桶的雪莉酒都倾倒进去,也不会 […]

...

路见不平,拔刀相问

如果回顾一下,我的blog当中,被提及次数最多、描写最不吝笔墨的职业,非出租车司机莫属。但是身在巴黎,我已经很 […]

...

拜年拜年

借左岸太有才子、建筑师、诗人、摄影家野城同学的作品,恭祝近墨者们新春快乐! 说实话,看完这张照片,我都忘记那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