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4

深夜到周一

奥运会结束了,至少在中国人看来如此。 32块金牌,听起来也没有如何夸张,全没有当年得了16块的热血沸腾。 也激 […]

...

如果我有一辆车

显然,我说的是汽车哈。我决不会在早上7:30-9:00以及晚上17点以后试图把它开到后海边上去。我打赌在这两个 […]

...

ft死了

我写了半个小时的blog,被一个人的msg给冲掉了。欲哭无泪。 ie的msg收发问题这么大,希望能够早日解决: […]

...

莫名忧伤

工作后的第四个周末,一个月。本来我觉得一次次周末,时间好像过得很快的样子,可是没想到现在才只有一个月。而这一个 […]

...

发现我总是隔一天能想起一次blog

烫了离子烫,是第三天了。头发多少有了油的迹象。但是不能洗,不能束,不能掖到耳后…… 昨天和sf一干水车小聚,吃 […]

...

今天

工作以后的突出感受就是时间过得太快。也许是对周末的期盼分外强烈的缘故,度过周三以后,周五转瞬即来,然后周一忽而 […]

...

启动blog

今天是工作的第十九天,阳光出奇的好,早上迎着晃眼的太阳骑车,才发现原来自己骑行的方向是正东。 工作大抵还是那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