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陪初体验之与fool老师晚餐(中)

第二天,fool老师带着博物馆通票再一次杀向卢浮宫,地铁上人潮汹涌,我运足丹田之力对他大喊一声,辟邪剑谱还在我这儿!他也用破空取物的声音对我说,放在你那吧。

就在挤出车门的一刹那,我突然意识到应该把剑谱还给他,这种直觉分外强烈,但是又毫无来由,只好在换乘站安慰自己:一本葵花宝典在册已经无人能敌,内功心法他又烂熟于胸,第一食肆昨天刚刚演练过,断不会有什么差错,不如剑谱就放在我这儿,还可以就网上仔细参详一下其他名馆。强压住内心惴惴,阔步向单位building走去~~

于是忙里偷闲,在上班时间,把三大食肆的详招拆解尽数从网上打印出来,万事俱备,只待fool大侠的出发信号。可是我等啊等,等啊等,等到空调也关了,饮水机也坏了,大白兔都全吃完了,雨也停了,花也谢了,月亮都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出来了……八点半,电话还没有响~~

然而,突然,msn蓝光一闪,一个熟悉的身影跳将出来,屏幕上一行惨痛的拼音:“meinv,Help!”。。。我大ft,以为fool大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地被请进了警察局,一问才知道原来已经回了驻地的机房~~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一刹那我反应过来,原来我的电话号码既不在fool同学的脑子里,也不在他的手机上,而是有如“公元062598****年”一样记在辟邪剑谱的第一句~~~

“。。。那个不能订位只能排队的餐馆你是不要想了,看其他两家吧。一家很近,靠近北边,我走路就能过去,但是小贵;另家很远,在南边,也没有地铁直达,但是比较便宜……”

“你选吧,我已经悲恸得不能思想了~~”

“要不我回去随便吃点吧,别折腾了。”

“不。。。我要赎罪。。。”

“。。。。好吧,那就近的吧,这么晚了,还下着雨。这次记得我的手机吧,062598xxxxx,franklin地铁出口,饭店所在xxx街道方向见~~”

“出发~~”

由于我的月票借给了fool同学踏遍博物馆,为了节省1.5欧的地铁票,我决定在小雨中漫步走过这一站地铁。当然,后来我为这个决定肠子都悔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话说沿着各个大牌名店的乔治五大街,不到9点钟很快我就走到了香与榭丽舍交汇的franklin地铁“所在地”,也非常顺利地也找到了饭店所在街道,但是,问题是,我那参加工作以后才慢慢变得近视和散光的眼睛,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地铁出口在哪里。加之被一个试图用英文给我解释但是除了“Big!”“M” 之外肢体语言都不行的胖gg误导,我望穿秋水、瞪落街灯、哑然失笑、上蹿下跳,试图蓦然回首看到一个巨大M型,在街心环岛转了一圈又一圈,却连个安慰奖的麦当劳都没看见。

在这个雨夜,金碧辉煌的凯旋门在浮光点点的香街映衬下分外妖娆,我欲哭无泪地在拦住一个又一个和我一样说蹩脚“sorry”的同学,最后才再两个语焉不详的法国人的指引下找到一个基本没有任何标志,只在接近地面的入口端暗香浮动一个阳文的“metro”的地铁口。当时间一步步逼近21:30的时候,我只能寄希望于fool同学果然记住了我的手机号码。。。

所谓唯楚有才,果然不是盖的,就当我在迪士尼旗舰店的橱窗前即将石化的时候,手机终于响了~~“你在哪里啊?”“你在哪里啊?”“我找不到应该那个方向的地铁口,现在在香街上,有个迪士尼总店~”“汗。。。那还离得远着呢。算了,你原地不动,我去找你吧。”

六分钟后,两个人一边默默检讨着刚才说话语气里的怨气和冤气,一边暗自崩溃地走向目的地,一家名叫“berkeley”的,据说” a bit expensive”的restaurant~~

中间省略服务生小哥说流利英语、fool同学大叫破产、太贵、死人若干次、我惊呼melon的entree比之曾吃过的足足小了八圈、fool同学又盛赞不知道什么肝的肝,以及我觉得小酒太烈等种种,总之totally吃掉86欧元,小费已含,买单走人。由于我已经有在全巴黎最高的餐厅rien de paris(巴黎天空下)一人吃掉100欧的先例,并没觉得太过夸张——谁让人家在著名的香街一拐弯呢,其实味道的确还是不错滴~

回程途中fool同学拍摄雨中明信片一张,如题图所示,算是命运多舛的晚餐之旅中小小的亮色。当然,这一夜过后,否极泰来,且来势汹汹。。。预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