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看片的周末

今天应该去单位加班。但是我没有。(请用辛晓琪的《领悟》来唱这第一句)

我从早到晚赖在床的右边,把巧克力曲奇、西梅、樱桃、柚子铺满床的左边。一只超龄之猪久违的,自暴自弃到不能自已的生活。

我看了《现代启示录》、《英雄本色》、《天堂口》,柏林电影节开幕的《玫瑰人生》和银熊奖的《左右》,还有,上次剩下的小半部《立春》。

周二要去科特迪瓦出差,周五回;再下一个周一去塞拉利昂,周四回。我指望着那个回来的周末能搬进新家,把我沉积了一年的衣服拿出来,挂满衣橱。

有的时候,我会想,在炎热昏聩的非洲涂清凉油,或者坐漫长的飞机,回来写头疼的报告,这些都好过在明亮而堆满杂物的办公室,或者在这个盛大但是和我无关的城市日复一日。

天堂口是我三年以来看过的最烂的影片。即使聚集了我还算看得上的诸位中生小生,但尚不到位的修养依然不能使我就将其真的当做移动版写真集来看。

王小帅的《左右》演员选得不错,故事好像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隐忍而富有张力。那个“一个枕头不嫌低吗”,是非常赞的细节。不过电话自动拨出的伏笔太明显了,其实并无太大必要,倒显出导演潜意识对故事戏剧性的不自信。

《玫瑰人生》是典型的叙事长诗型人物传记影片,耐看,也见功力,虽然对于一个毫无文化背景的周日宅女来说,有些漫长。

《英雄本色》,我反射弧长达半个赤道地彻底喜欢上了谢霆锋,从他的样子开始。

《立春》是部不错的影片,至少比《孔雀》强。顾长卫为sulbotan代言的太过刻意的状态稍微松弛了一点儿,尽管那种和他作品里的人物一样“拧巴”的感觉还不是很容易完全去除。但回过头来想一想,如果换是我,除了依仗那些一个又一个的仿佛来自生活的戏剧冲突,是否真的有别的办法来表达那些只能由一个人来承担、外人从来不能知晓的命运里的貌似惊心动魄和归根结底的卑微无声?其实我也没有办法。故事已经讲的不错了,塑造得最成功的人物是那个周瑜。

《现代启示录》太逼真,太血腥了,实在不适合在堆满零食的床榻间观看。好莱坞的电影工业实在是NB得很的东东,永不落伍的个人英雄主义啊,从原始部落的茂密森林,到奇形怪状的宇宙飞船,以游刃有余的庞大细节群构筑起肾上腺素的轰鸣咏叹。

One Comments

  1. 我很饭《左右》里那个女一号,演得好,长的也很朴素,可惜结尾不够电影~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