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蓝白小镇

我觉得这样才算是一个真正空中飞人的生活——星期四21:00飞机起飞,到另一个大洲,而周五的晚上已经回来。

至此,我已经去过了北非两个最负盛名的城市——卡萨布兰卡和突尼斯。前者去了终生遗憾,后者不去遗憾终生。

晚上24点飞机着陆。当年一时风光无两的全行“歌王”——本来应该和我一起常驻巴黎却命运多舛被谪庶到突尼斯的帅哥同事来接我,想当初亦曾一起设计过把臂同游的诸多计划,如今相见,唯有喟叹。不过他还是说,如果你明天下午就回去,我还是先带你转转吧。

午夜140迈兜风,地中海边。停车在半山腰上,石板小路,已至“蓝白小镇”。蓝白不见,四周静谧,唯有满天繁星,好大伏笔。

凭海临风的一处,有一家天时地利的咖啡厅,下面就是私家游艇的船坞。歌王让我看天空,说,“因为这里空气的透视性太好,星星都很亮,所以有时候我绕着湖跑步,经常一抬头,错把星星当飞机”。我一边仰头,一边笑他太夸张,然后指着一只快速移动的明亮物体说,“不过还真有一架飞机耶。”
“这个就是星星。”
“别逗了,拜托,飞得这么快……”
“真的,那是云在动。”
“你多少度眼睛啊,明明在向我们飞来……”
“真的是星星,你相信我。”
“你脑子不清醒啦,还不到1点钟~”
“你看看,相对其他星星,仔细看!”
“别扯……天啊,真的,别的星星也在飞!”
“是啊,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某天晚上一抬头看见并排三架飞机呼啸而来,心想,大晚上搞什么搞,演习用得着这么低调嘛……”

这是我一生第一次见爆亮无比的,会飞的,而且是集体在飞的星星。恩,还有一颗流星。

第二天见突方政府官员。因为全程不到24小时,所以我只穿了一套正装过去,但是老板突然决定中午请人吃个饭,于是飞机改成晚上7点。

9点见人,10点半见完回办公室写报告,12点吃午饭,14:00回办公室再写报告。但是15:00的时候,居然就又有忙里偷闲的一点时间了。老板不晓得昨天夜里我已经未雨绸缪过了,于是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善心,居然让歌王同学再带我去转转——所以,你们才有这些真的“蓝白小镇”的照片看(可惜是用一个即将没电的n古老的小数码拍的)——他们并不是为了讨好游客才搭配了这样的色调,而是因为这本来就是穆斯林钟爱的色彩。

 

在一群t恤太阳镜中间,我们实在太突兀啊太突兀。长得非其族类也就罢了,居然一人一身西装,搞得很像偷偷从seminar上开小差溜出来的不良分子。但是地中海的阳光骄人,在一个异国他乡的工作日下午,和一个模仿搞笑能力比我还强素有默契的胖子一起在传说中的咖啡馆喝柳橙汁晒太阳,这种感觉轻脆、荒诞而美妙。但回来看照片,发现经过近两个月的三陪工作,我已经明显圆了两圈,咬牙切齿恨。

同事是个HiFi玩家,车里有一张据说是当代华人第一女中音的发烧试音碟,回去的路上居然放煽情的“长亭外,古道边”。他这一天一刻不停地在说笑,大概因为比我更久未曾与人眉飞色舞,而返程的车里我们互相沉默不语,那一枚小小螺丝钉从豪情万丈到锈迹斑斑的隐忍钝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飞回巴黎的第二天,朔风冰雹,难以相信郁金香已然遍地开过。

2 Comments

  1. 养眼啊!景美人更美,看了真亲切。
    螺丝钉的忧郁我也能体会,期待有一天能拥有自由。

    Reply

  2. 久违了,美女:)你还是那么美!回北京后就象穿上红舞鞋一样日日飞旋,居然连看博客的时间都没有。好在就要回英国,一切就要恢复我喜欢的那种舒服状态啦。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