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无休

 

太后纠集了N个国夫人,去海南以及桂林等地自助游,而且要坐火车去。我问为什么,太后回答说,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四个人唠嗑、打牌,顺便看看祖国大江南北大好春光。

听娘说出“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我很感慨。因为最近常常想起手中时光的日渐稀薄,会想起虚掷光阴、徒生白发,想起垂垂老矣、一事无成;甚至终有一死、不复再参与这花花世界的光怪陆离。于是很惶恐,又束手无策。

刚刚过去的一周很奔忙,革命就是请客吃饭——至少,革命的一部分是这样。我不愿在我拧紧发条的日程中再去思考这些事情是否“有意义”,因为我这样的理性的人不能允许一个否定性的答案干扰我的情绪、思路和对责任的背负,使我不得开心颜。

我把女文青的一半关闭一会儿,给机器的另一半浇点儿咖啡。

周日从外省回来的时候有倾盆大雨,我坐在窗边,想起往事。但雨停之后,也就不再想了。

2 Comments

  1. 感同身受. 好在你该考虑的是如何30而立, 而我却还很虚,很惑.昨日老父痛心疾首教育半天,深感羞愧.

    Reply

    maomy Reply:

    我们都是永远28!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