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Evening

如果一个人人品好,我说的是足够好,那么就有许多莫名其妙的美事等着它。

比如,我在SF心虚地抵制王二同学作为一个技青试图染指文青属地的无意识行为,竟然就在完全懵懂的状态下干净利落得到报告一枚。

于是,2005年6月8日晚,在当代商城地下一层的季诺西餐厅,上邪!竟然出现一名酷男报告一名美女,但是同时有四位帅哥旁听的场面,且报告者是一名月固定工资370元的贫困线下待救助人员。

这是多么惨绝人寰然而又秀色可餐的故事啊。我戴着凤凰小头巾的变身骑行60分钟,从美术馆到四通桥,消灭掉奶油蘑菇浓汤一碗,两片蒜蓉面包,一颗法式焗蜗牛,六分之一个九寸pizza,大半份厨师长沙拉,提拉米苏两勺尖和一小口巧克力蛋糕。

帅哥们在探讨技术问题,我用断码同学的手机偷拍他们,他们都毫无知觉。

喝了蓝莓花果茶以后,我晚上变得很贫嘴。转战到华星四层的静悄悄咖啡厅,被waiter告知还有一个小时就打烊,问我们看几点的电影。我如同陈述事实一般真诚无比地信口拈来:我们不看电影,我们是专程从北京的四面八方赶到你这家咖啡厅的。我们从定福庄、石景山、菜户营、北沙滩、天安门齐聚这里,是为了纪念二十年前的友谊,能不能让我们多呆一会儿?

年轻的小waiter一脸乃敢与君绝的表情,告诉我们楼下三层还有一个bar,开的会晚一些。称赞着他的厚道,我们高高兴兴往楼下去,途中试图窃走门口的超可爱巨猪存钱罐,未果。

在双子座咖啡厅,因为探讨了文学和八卦问题,我就没时间偷拍他们了,这固然很遗憾,但是能够像真的年轻人一样辩难、认同、大放厥词和杞人忧天,这也十分美妙。

去结帐的时候,才发现我们是最后一拨客人。

因为没有出租车愿意载我的自行车,我只好坚持在午夜十二点把它骑回去。绅士们试图阻止,但是失败了。我骑得很开心,在同一条马路上,不时超过因为红灯而等待的,他们所在的TAXI。

我不能抛弃现在的工作的原因之一,就是虽然它不时boring,但是毕竟会给我稳定的自由,那些在8小时以外的Happy Evenings。

(题图补发啦,嘿嘿,很酷吧,我的创意!:P)

2 Comments

  1. 随机看到这里,不禁感慨下,那时候我真的又年轻又开心。好怀念~

    Reply

    maomy Reply:

    那时候是比较闲一点啦,不过觉得你现在更有魅力,所以要向前看~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