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不存在的阿诗玛回故乡

在回家的火车上失眠了。空调温度适宜,被子薄厚正好,没有人肆无忌惮聊天,没有人随意呼啸走动,甚至没有人势如破竹打鼾,可是我竟然还是差不多直挺挺交换虾米状地醒到天亮。

耳机里唱到“若不是因为爱到你,怎么会夜深还没睡意……”我自我解嘲地笑笑,索性按下power键,素听铁轨之间情话。

生活在眼花缭乱可能性的转弯路口,再次展示了其樯橹间一而再再而三的叠加效应。我虽然没来得及气沉丹田,仓促间却也可以抱拳敛衽做笑纳状,去国万里,再慢慢消化。

爸爸照例到火车站接我,穿白色T恤,戴着太阳镜,甚是年轻;出租车上我就撒娇说好饿,于是爸爸赶紧电话妈妈说饭菜上桌,女儿饿了。妈妈说我的痘痘好了许多,做了我最爱吃的土豆西红柿豌豆丁,还有绿豆粥,糖火勺。

老妈在正式退休之前,穿着春秋两套警服去照了一套英姿飒爽兼气质端庄的个人写真,引显然包括但不限于我老爸在内的无数英雄竞折腰——不光所有有幸亲赏了相册的警察阿姨们都当即纷纷索要电话预订,甚至就在当天,俺老妈的主相册就神秘失踪了~~~据说重做要六百大洋。我手执副册爱不释手,兼痛斥影楼无良,发愿立即去淘宝上找一家物美价廉的新做一套~

下午为心虚佐证“年轻盛大丰沛”的爱情,翻检旧日信件,于是如堕云里雾中,太虚之境。终于躺在床上补眠,便梦到与某人在高中教室有一个缱绻长吻。他曾经无意中为我描绘过一幅平凡、宁静而美丽的未来图景,而仅为这一帧画面,我心内便长存感激。窗外杨树婆娑,光影斑斓,教室后面为扫雪用的铁锨层叠堆放,我在潜意识中抒发着作为一个乖乖女没能与一个乖乖男早恋的遗憾之情,直到老妈在案头乱翻“法语八大场景常用短语,暴实用”文档的撕拉声将我惊醒。。。

晚饭后和爸爸妈妈去小区后的山坡遛弯,途中自然又遇到很多叔叔阿姨。他们还一如十年前一样夸张而啧啧有声地说,“哎呀,真的长成大姑娘了……”,我在人家错肩而过之后总不忘汗滴颌下土,小声补充道:“分明已经是老姑娘了~~”

家教时间,双亲大人竟然悍然跳过我的终身大事而直接索要下一代供之玩耍。。。我很严肃地试图与他们讲道理:“这个你们就更不要指望了,至今我完全没有任何想法,意识和准备。” 要说还是我老爸颇有户主之风,平心静气地对我说,“你去把客厅里那个笤帚疙瘩给我拿来……”我暴笑地逃窜到卧室,大声宣布在父亲节的时候给他买个洋娃娃:P

每次与K说话,即便是网络之上,也都有着不易察觉的小紧张,更容易将调笑当真。而今日语中言外,却是更多的心照不宣。入、流、往、所,便拿起,便放下。有敏感心而不为敏感人,一如很多年前,总有很多相视浅笑,总有更多静默无言。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