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趣的人

很难得地在12点之前醒来并拉开了窗帘。

前天G7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不停地自动重启,且拒绝sim卡入身,强行装入后变本加厉地重启。度娘说需要重新刷rom。作为同时具有钻研精神及自知之明的小白,我思考了一会儿,决定还是放弃,等到“开学”拿给后座的中关村驻信贷三部代表处首代——帅哥王老板。

于是翻箱倒柜找了一个新手机,虽然很圡,但好歹也是android系统的,电话簿不用倒了。用了一天,发现除了反应慢点儿,其他都顺手。早上,好吧,准确说是中午,就是被一个邮件提醒吵起来的。说我有一个豆邮。我想了想,估计又有几个月没上豆瓣了。然后躺着用手机登陆,突发奇想找了下电台,发现居然还有android量身定制版。下载、选台、收听。圡手机的音质莫名其妙比desire的还好,旋律响起来那一刹那,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自主意识地听一首完整的歌了。

这件事足以证明我事实上是多么无趣的一个人。

我既不爱好音乐,也不爱好电影;既不爱好爬山,也不爱好打球;我很久不读书,也很久没看电视,看视频的频率基本等于big bang 发布;开心还是坚持转帖的,但是对微博始终无爱,更不要提我数以月计不登陆文艺中青年的大本营。

这么说,难道我是一心一意都扑在工作上来着?!这个结论太令友邦惊诧了,尽管通过排除法看来几乎是正确的。

前几天把厄特交出去了,心里颇有不舍,大概同样属于“第一次”情结吧。厄特大使ask了n年的宴请终于实现,席间跟大老板大谈非洲局势,one by one。扯到五十年代老一辈黑革命家我是真的跟不上趟儿。。。小老板很善解人意地接过来:你先吃会儿,我来翻。此处正好是佛跳墙环节,感动啊!使馆本顿相当豁出去,发现后面还有辽参的时候大老板忙问是谁点的菜,“我们来的时候都点好了”。。。发着烧坚持的大老板也感动料。

该国历来国穷志不短、人少志气大。米国大使派来3年愣是没让递交国书,米国不得已换了个大使,居然还是冷遇。后来下了最后通牒,“10号之前必须接受,否则我们要在16号采取行动……”,游击队出身的总统同学回答:“16号有啥特别吗?为啥不是14号?”

做第一单的时候厄方曾经承诺虽然这次要钱要得急了点儿但保证以后的建设开发将优先考虑中国企业,如今已有小十家企业去淘金,且本是阿拉伯基金资助的项目,总统也提出要用“中国朋友”。大使说他“不辱使命、言出必诺”,我只是慨叹也许我党当年理想主义气质浓郁时或亦有此状,如今遍地“感谢国家”,怎令民族主义者不生明月沟渠之感。

宴后,大使拉住我,对我说:Dear inking, 部长让我转告你,我们感谢你为我们国家做的一切,作为我们最好的朋友,我们欢迎你和你的家人随时来厄特做客,一切free,anytime!

好吧,神马有趣无趣都是浮云好了。有此一语,是最大快慰也是问心无愧。回头小声得意讲给小老板,小老板先是深深点了几下头,然后开口说:“未免有职业贿赂之嫌”……,哼哼,踢飞!

春天来了,草长莺飞,屋子里不开电暖气也可以。我在头脑中过了一遍又一遍的name list,也没有拿起电话。这算双鱼座艰涩的另一面?

当我饿的两眼发昏之际,短信声响,我多么希望这是一根召唤我去午餐的稻草,抓起来一看,tnnd是“海尔洗衣机节日感恩大回馈”。尼玛什么节日!什么感恩!那你应该烧两万台给列祖列宗有没有!!!

2 Comments

  1. 我们为你感到自豪!你为非洲人民作出了巨大贡献,这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啊。

    Reply

  2. 嘿嘿,谢谢捧场~~其实俺们的初衷是要为祖国人民作贡献,捎带也贡献下非洲人民。。。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