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悼

前几天清明节果然下雨的时候,觉得很落魄,就在msn昵称里敲了一首诗:“清明时节雨纷纷,欲商晚杏借香魂。浊杯未敢酬旧友,典簪但沽酒巷深。”

写完之后,每看一遍都会想起马骅。

而今天得知了另外一个噩耗。小刚在贵州车祸事故,未能回来。

在知道这个消息的头30分钟,我一直在头脑中搜寻一个完全不会属于UMBRO形象的陌生人身份,因为我实在很难将这个逝去与永远是热气腾腾生龙活虎的那个小刚联系在一起。直到看见别人的re文里说“midi保重”。

就在前几天讨论两地恋情的不靠谱的时候,他还充满自豪地说:“骄傲一下,我和midi同学近四年的时间里边只见过两三次,第一次和第二次之间相隔估计得有三年。 😀 ” 当时所有在场者有几多唏嘘感慨。

参加站聚一般总会见到小刚,我还记得每次我敬他和midi酒的场景。他是那么率真的一个人,热心、直爽,如同孩子一样对热爱的东西执着到底。大话10载,他如同一个青春凝固的标志,改变最少、一如少年。

面对生命无常,总让人觉得任何东西,文字、语言、思想都如此苍白无力。而这种活生生抹去一个最富生命力的面孔的方式,尤其令人难以忍受。

我想我写不下去了,希望有机会,可以轻轻hug一下midi。

12 Comments

  1. 送给陌生的你一些小文字,共同纪念那些从我们身边悄然离开的人儿:

    月下一片白云远
    你想的人儿
    云上面
    骑白马,着白衫
    风儿轻吹舞翩翩

    云上一钩新月悬
    你想的人儿
    月桂间
    扶白冠,登白船
    银桨一拨辉满天

    云朵稍停月儿边
    你想的人儿
    已不见

    Reply

    inking Reply:

    谢谢陌生的你。

    Reply

  2. 小刚在水木的id是freecy吗?

    Reply

  3. 不是。freecy是陈宇,和他同车,96数学的。

    Reply

    benbon Reply:

    啥也不说了,唉,但愿这世间存在天堂吧。

    Reply

    FoolsGarden Reply:

    愿世间存在天堂…

    Reply

  4. 这两天心情都是黑色的。

    Reply

  5. 看到你的文字我才回想起自家的事,十年了
    时间会抹杀一切,sigh

    Reply

  6. 版大您好
    我是UMBRO小刚的朋友,我昨天才知道他走了…
    但消息不是那么明确,看到您这篇我已无语
    可否,找个机会我们聊聊呢?

    Reply

  7. 您好,可以不必回复了。谢谢
    我已从小刚的朋友那里知道了。因为人不在北京,一直不知道这个消息,唉。

    Reply

  8. ls,刚刚看到。节哀吧,希望小刚在另个世界一样生动、开心。。。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