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夜

城市里的初冬是这样的,如果穿着小羊羔毛的外衣,那么走上一小段,就会觉得微微的热。

我不为着什么原因,向着水,便这样到一座桥上。

鞋子的缝隙之间大概嵌进一颗小小的石子,将一点可以忍受的硌痛传递到我的胸口。在它和木地板笃笃的扣击声中,夜色就谦卑而欣然地清朗起来,如同初见。

我不为着什么原因,便到这样一座桥上。前方那座庞然大物的建筑,有着不同寻常而最后行将告别的靛蓝,在粼粼的河水里嘲笑自己和他人的命运;再远处,是多少次那些觥筹交错的游船顺流而下经历过的涟漪,船上的人们天真无邪地向几百年来同样冷漠的灯火挥动手臂。天空有一种烟花方散般的玳瑁一样的暗霞——这个城市雍容沉静,在一个凡俗不过的夜晚,猝不及防在面前打开。

我站了片刻,在内心闭上眼睛。

3 Comments

  1. 这张照片,你贴过贴过啦,我神经比较大,一看就知道你贴过啦……

    Reply

    inking Reply:

    heihei,文字也部分贴过啦。本来就是改编前面某一篇滴~

    Reply

  2. 如此好景,应该闭上眼睛,用心张望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