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张

前天翻出来的一摞书,今天才开始看。以前《张看》是厕上读物很久,这次改在枕边,有些碎碎念的唏嘘。现今当还在死乞白赖当女文青的人,很少有人没有饮啜过张前辈的乳汁,甚至就算有没直接嘬过,也大抵逃脱不了这耳濡目染天网恢恢的路数,只不过总是等而下之,神散而形聚。

晚上很困地去了丢老师家。有新的投影仪,于是在“前排”得以把脚也摆上沙发地看了饮恨良久的《功夫熊猫》——在我的脚摆上沙发的那一刹那,我的小宇宙生出振聋发聩的漩涡:我不想回巴黎,我想赖在北京!

对于我这么一个小心翼翼的同学来说,能够用来要求陪我再看已然看过的电影的同学非常之少,甚至情人亦不大会有,但幸好世界上有dvdv。

再看胡兰成写与张爱玲的相识,明知有百般粉饰依然还是觉得惊心动魄。想起我的毕业论文文献,水田宗子说,男女相爱要冒着将彼此的尊严托付给对方的危险;想起sex and the city,男女相爱还要冒着发现以及被发现各自同样放屁、剔牙或者挖鼻孔之类的危险;想起林林种种形形色色的戏剧生活和msn上简约的概括,男女相爱还要冒着冷若冰霜才觉得艳若桃李的“滴滴贱”心理的危险……嗄呀呀,男女相爱实在是一件堪比月经的伟大而麻烦的事情。。。

但是学到一个牛词:叫做“天然妙目,正大仙容”。

nnd,多么体贴又灿烂。又但是如果张爱玲的脸也算“好大”,那我的恐怕要更上一层楼,叫做正大综艺。

无良才子也是辛苦的,只不过是嫌不够美罢了,也要这样的累。

关于原始熊和社会熊的区别,我在半梦半醒间口占绝句,一定要记录下来:

以前你的理想是作一个drifter,现在你的理想是作一个speaker;
以前你期待被无目的性支配,现在你希望约束和支配无目的性;
以前你觉得光阴本应挥霍,现在你觉得时不我待;
以前你羡慕心灵自由不受外力束缚的人,现在你羡慕内心强大可以执导他人的人。

转变之树常青,而总结是灰色的。

在家门口我离开北京旋即开了西直门分店的日昌吃饭,占着已经来过一次的便宜,指着传统贴在墙上的菜牌问我娘:“你看那个写着‘樟茶鸭旧’的,是个什么菜。”娘拧着眉头看了半天,想说什么又厚道地摇了摇头。我揽着伊的肩嘿嘿一乐,“其实那是 樟茶鸭 18”。于是娘露出无机物堵过的半颗虎牙,又用手捂着嘴笑得前仰后合。我很开心地看着,希望我老的时候也可以像我娘一样这么天真烂漫。

唏嘘罢,独倚烂床头。突然一只蚊子嗡嗡飞抵。说是迟那时快,手起书落,便成就了那墙上众多“红玫瑰”中的一滴。这样俗烂而强壮的生活中的小反讽和小滑稽,我想张前辈必不以自己文字载体的这般用途为忤,或许也便正是满席虱子当中不多的一丝华丽锦缎。

8 Comments

  1. 脸大不是看面积,是看和身体的比例,瞧张爱玲细脚圆规也似的身子骨,再配上脸,确实可堪正大;相比之下,你哪里是正大综艺,最多是正大青春宝。

    另想起真实笑话一个,某领导上台讲话,念稿:我们要坚持,苦干加十三干……众皆愕然。

    Reply

  2. 赞正大青春宝!

    十三干,难道是“巧”的原型?

    Reply

    maomy Reply:

    嗯,我睡觉前在床上辗转反侧,突然想起给你的留言写错了,是二十三干…不过还是敌不过你够冰雪,怎么都能猜对。

    Reply

  3. 就算胡再有才,我是看一次恨一次,放在今日家版活脱脱就是被人谩骂的无良丈夫,要被一千个re文说:离!
    努力找到我旧日写的关于他和她的博,给你个链接瞧瞧:http://fishhappy.com/2004/12/25/177/

    Reply

    inking Reply:

    赞透彻嗄~~

    Reply

  4. MW说:“跟个文人发生性关系实在是麻烦,已经不想提起的事了,他还要不厌其烦地写出来,以自己的角度去重构回忆,关键还要流传于后人,想不理他都不得清静。”

    真理啊.她的案例除了不糟人待见的胡同学,还有顾老师的.我想补充的案例是木子美老师的.

    另,”看张”在北京就叫”听牌”. 跟张老师在奥运开幕式上用巨型人阵组成的”和”字一样,都属于麻酱术语.

    Reply

  5. 技术故障啊。寒。勘误勘误:
    她的案例除了不糟人待见的胡同学,还有顾老师的《英儿》.我想补充的案例是木子美老师的《遗情书》.

    Reply

  6. 赞正大青春宝!最后一段很电影,恩~~~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