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墨浸巴黎’

小试定焦头之巴黎潘家园

话说周末天气不错,一个学画画且现在兼职修补古董的同学带我到号称巴黎潘家园的城乡结合处长长见识。闲话少叙,见识如 […]

...

爆发之后,熄灭一会儿

  在过去的一周,或者十天里,我觉得自己像一颗爆发的小小超新星,有无数的光、热、瓦砾和尘埃。 但是今天我感觉疲 […]

...

情人节的肥皂剧

2008年2月14日。因为maye美女最终取消了她的巴黎行程,因此我失去了和史上最牛师妹共度情人节的机会,并再 […]

...

路见不平,拔刀相问

如果回顾一下,我的blog当中,被提及次数最多、描写最不吝笔墨的职业,非出租车司机莫属。但是身在巴黎,我已经很 […]

...

拜年拜年

借左岸太有才子、建筑师、诗人、摄影家野城同学的作品,恭祝近墨者们新春快乐! 说实话,看完这张照片,我都忘记那面 […]

...

右岸的左岸聚会

时隔半年之后,我再一次来到巴士底狱广场。从夏到冬,都是阳光晴朗的一天,能晒到太阳的露天咖啡座人满为患。 对我而 […]

...

一件衣服的小小的尊严

话说一年两度的折扣期已经开始,目力所及范围的人类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作为一个在shopping方面从来都吝啬有 […]

...

我很想Biu地一下就消失

不过我不知道是因为想“Biu”,还是想“一下”,或者是“消失”。 其实我已经Biu地一下就消失了。还将其作为一 […]

...

病来如抽丝

在异乡生病大概是和平年代普通人生较为惨痛的一件事了,特别是狂咳不止这样表面文章做得很足的病症。酝酿阿酝酿,终于 […]

...

德国的出租车司机们

两个星期内,去了两次德国,首都柏林和欧洲金融中心法兰克福。从今以后,再有人跟我说德国人严谨得半夜一点钟在空旷的 […]

...
Pages: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