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 Africa – Cape Town

Photobucket

第一站:桌山(Table Mountain)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很高很快速的索道。

Photobucket

有没有看到,有没有看到!中间那个黑色的神勇的小哥~~

Photobucket

很快就攀上了索道站终点。很多90度角的山壁哦,太强悍了~~~

Photobucket

与一大一小两位帅哥……

Photobucket

海滨黄昏,浪漫的阿三couple。

Photobucket

意境呀。。。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很cool的鲨鱼险情观测者,所以连回头都不回的。

Photobucket

角cape——好good——望hope。

Photobucket

其实这一天我生病了。照完小老板show照片表示得意抓拍,我问“有颓废美不?”小老板回答:“颓废看出来了,美没找着。。。”

Photobucket

呜啦啦啦~~呜啦啦,卷起千堆雪撒!

Photobucket

色泽。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往前走,不要向两边看,我也可以溶化在蓝天里。

Photobucket

这个貌似是cape角。

Photobucket

中午吃龙虾的饭店。

Photobucket

传说中的“半头鲍”!只是借来拍下照的,镇店之宝吃不起哦。

Related posts:

Sudan&Zimbabwe

本辑照片大多为我的小领导赵老师所摄。相比之下我的sony小卡片实在拿不出手,就藏拙了。给你们看个意思,呵呵。

Photobucket

尼罗河上的姐妹。

Photobucket

传说卡扎菲儿子开的六星级酒店。。。内部的确不错。

Photobucket

莫名其妙分给我一间“河景房”,有点儿金门大桥的意思没?呵呵。

Photobucket

其实大多时间在会谈,没机会照相,这个是号称全喀土穆最好的黎巴嫩餐厅内庭,看构图就知道是我拍的啦~

Photobucket

黎巴嫩菜乏善可陈,不过会令我想起巴黎时候办公室旁边的一家,于是顺便想起那些“遥远”的日子。

Photobucket

美丽的津巴布韦。二十年前比中国强多了~~

小老板很爱这个国家,可惜又是三天狂忙的会谈工作日,不光没看成瀑布,连信誓旦旦许诺的“东坡夏娃”草原日落也没时间去。算是留了个念想儿。但是街景已经很美了呀。

Photobucket

我和非常聪明而且职业的司机Tonado。

Photobucket

Rainbow酒店一棵非常有“晕菜”效果的树,真实观感更faint。

Photobucket

太皇说这张照片可以拿去相亲,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

Photobucket

传说中的象牙精雕制品。。。也就看看吧。。。天价滴。。。

Beautiful Silence

Ben Heine 拍攝的 Meadow of Life (Ben Heine)。

我不说。

是因为我担心说出来全是你。

爱是忍耐,长久的忍耐。

Related posts:

有品的山东人

我方圆15米内的同事中,有3个山东人.

他们就是我最有品位的三个同事。

因为他们的手机铃声分别是:

Big Bang的片头曲,麦兜“鱼丸粗面”的对话台词,以及Keren Ann的la disparition.

有其墨必有其密

和高中俩闺密聚会。

XY——“我们班可没几个单身的了。在北京的就剩你和xx了。”

Me——“不一样啊,这怎么能一样呢。虽然都是单身,但xxmm是自发的,我是自觉的~~”

LU——“自觉和自发有啥区别……”

Me——“你高考状元是抄的吧。。。亏你还是一学政治的!自发就是……”

XY白了我一眼,掷地有声打断:“都是自找的。”

新年快乐!

30号晚上和弟弟吃饭,虽然这位同学在且只在五星酒店餐厅探讨人家杯子怎么擦得这么干净令人很难follow up,但是每次和这个家伙聚完,都觉得神清气爽兼责任重大,此次还要加上收益良多。这一只已经越来越具大腿范儿了。

31号晚上算是给丢总非正式暖房——话说因为中午单位会餐加下午部内篮球友谊赛我们队又输了导致差点忘记这件大事,不过待看到硕大厅堂还是难掩激动心情。淘宝样本间很赞,令我很想神经质地重复rick神的语录——“中国中国一定强!”丢太后也叫我“嗄墨”,暖洋洋。巨蟹座伴娘越发具有loli美,和另一只始终具有loli美的星象达人剖盘两小时,期间丢总夫妇加上丢太皇与我已经团看完了《守法公民》。

1号与两位黄同学以及xxx伉俪吃“大理院子”并转战未来锣鼓巷之“五道营”某cafe。深感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帝都的资众生活已经甩开我两条街了,拽住时代的yi巴必须倚靠大鳄提携。又有很多人结婚,又有很多人生娃,又有很多人斩钉截铁。尽管每次更新rumours都内伤到爽,4个多小时还是很酣畅的,一堆中间派把酒言欢,咖啡甜酒威士忌不一而足,分食cheese cake和苹果派,充满成就感且毫无负疚感。

涉及话题如下:

“国进民退”到底是不是个伪命题
庙堂与市井的相对性
我的纠结史
近期八卦以及纷纷被否决
淘宝的神奇以及如何构成观察经济走势两项重要指标之一
装修这件事
中国的“左”与“右”以及米国的“左”与“右”
有罪推定的“白名单”
天朝在非洲以及牛掰的华为
恋爱对象还是未来孩子的rolemodel(基因、金钱与时间)
我是如何被00后搭讪的
都有谁在结婚,且还有谁。。。

每次这样过后,那个“还是要在北清找一个”的不可告人的愿想就再次浮出水面,but这年头画地为牢又是多么地自绝于人民呀。。。

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就这样过去了,谢谢近墨者同学们又一年的相互陪伴,有你们在是如此之好。

新年快乐!//hug~~

Related posts:

几日冬

平安夜收到个人历史上最大的一束花,很美,也很沉。

负重十斤,顶风五里,夜赶两场。至今胳膊依然酸痛不已,也算是求仁得仁了;其实,去掉其中的“人”也未尝不可:P

Le za zou是个牛地方,震慑了从不逛夜店的墨同学,我预言伊会火,并造就更多在零下十度六级大风中迷路的同学们——起个什么名不好,叫“呃。。。咋走?”

圣诞节这一天,我忙活了几个月的某项目要签战略协议。万事俱备,离敲锣还有一个小时,对方联络员小朋友送文本来,扯了半天后轻描淡写补充了一句:“那个,x省长不能来了。xx大雪封机场,飞机没起飞。”我恨不得用卷笔刀当场手刃了这位TS师弟。在手机里对其上司——另一位TS师弟怒吼,“你想玩死我也可以提前两个小时通知吧?”小老板从休假中拨闲赶来承上启下,被这硕大的烫手山芋迎头击中……幸好接下来的确按照设想可能的最简方案操作了,因此等到对方老板——一位师兄过来招呼,我脸上抽搐的肌肉已经平复,并生生挤出端庄笑容来。

一片混乱中,终于貌似热闹地搞定了,一口气见了5个pkuer,老中青三代分外和谐。散场后我讪讪陪着小老板笑脸,还忘了把海南带回来留给他的好吃的呈上去~~

晚上回p大看民谣演出。旋律中几次昏昏欲睡——实在每个周五都是积劳成疾最严重之夜。依然是动听的,只是,人已经不再是那个能听民谣的人了吧。

四年之后再见到H,还是那样一只。宁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的。我一再说他的脸圆了一圈,其实意只在那一对酒窝不那么明显罢了。

“string理论的假设有十阶。我们所在的世界是第三阶,3+1维的。光是在一阶的闭弦里传输的,不能超越这个闭弦,那么不同阶的世界如何彼此探知呢,可以做个数学模型,利用光。。。黑洞。。。白洞。。。。”(以上大意如此,实在记不下来)~我笑得不能自禁,一行字幕缓缓升起:“I’m penny”。。。

我有“更苗条”,我“还是那么漂亮”,“美女”这个称谓对我而言依然是个“贬损”。。。还是有些人让你觉得彼此珍贵,时间不逝。或许,其实只有一个人。

现在的冬夜实在是非常非常寒冷了,好在手机里会有一些点着小火焰的文字,经过防风处理一样执着明亮。在灼伤的可能性之中,确凿无疑地保有温暖。

2009年冬天

注定会发生很多事。

坐在黄梨和盲目对面让我觉得一切尚好,而他们即将为人父母又令我心生失落。还记得我们团看牡丹亭的那个晚上,伟大爱情中的小件事。

没想到我会成为一条街的最后驻守者,在我频繁飞来飞去的过程中,已经人狗俱空。小伤感没有及时抒发就容易郁集成痂,看我尚没有坐过四号线的……如果你也打算生仔至少要提前半年以上知会我好伐。

国航还是最靠谱的,分秒不差落地。在大风里拖着行李去听岛主同学的不插电,从那么小的眼睛里看出“finally”的笑意真不容易。我最钟爱的果然都排在后面,又很好,让我心甘情愿地原谅了北京。

然后哭一下,类里斯本的,觉得还有怦怦乱跳的心脏,“也未尝是件坏事”。

我终于不想成熟起来,贪恋一点暖和,不行嘛。

暖和

DSC04845s

跟小老板通电话:“听说北京降温啦,嘿嘿嘿……”年度找抽型员工。

两次住同样的酒店,好处就是发了一封拐弯抹角表示“我曾经给你们做过好大广告哦”的邮件,就有免费升级和硕大果篮;坏处就是木有新鲜感,木有惊喜感,懒得拍一模一样的照片——当然居然还是同一套bikini也是重要原因。

所以感谢一同学,千里迢迢跑过来,只为拖着我在猎户座下丽思卡尔顿的沙滩上踩大海。

太皇太后依然很爽,等我飞回北京之后还将继续淹留海口。此情何堪。

鼓浪屿

照片0064s

是一个让人想谈恋爱以及谈论恋爱的地方。和同事美女mm在肯德基坐了两个多小时聊天,在夜色里环岛考察她的蜜月度假酒店选择之后,我们由衷得出一致的结论。然后送其渡轮去机场接老公。她带着新买的蝴蝶结向路灯下的我挥手,是我很喜欢的那种女孩,并有我喜欢的那种幸福。

在褐色的小巷子里穿行,跟频频突然出现的猫猫互相吓一跳,一路上不停痛恨自己如何失算地没有带上我唯一的一条牛仔裤。

回到老乡开的家庭旅馆,那只引诱我下定决心搬过来的哈士奇阿朵已经回家睡觉了,我也只好意兴阑珊地爬上三层“葡萄园”,在思念海悦山庄的无敌大床中由奢入简地勉强睡着。

自然醒之后拉开窗帘,万顷阳光扑面而来,

一路走,一路小吃,酸梅汤或者橙汁。总有一些小径可以绕开情侣和人群,看满坑满谷的亚热带植物,和自己映在红色砖墙上的影子。

我把整个上半身都趴在“码头酒吧”的花布格桌子上,让大坨的阳光奢侈地铺上我的背。

邮箱里躺着南半球的工作邮件,账户里是阴晴不定的涨跌,北风在我居无定所的城市中穿行。而我在荡涤开来的榕树枝蔓中放到自己,把毛孔里的每一滴小温暖牢牢记住。

你知道我们就要年华老去,而十几年来,我们曾经好好学习、一道道做充满陷阱的试题,考上大学,衣冠楚楚地去面试见工,爱人、被爱,争取、放弃,学会牙尖嘴利或者三缄其口,早八晚五,日落不息……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为了要获得短暂的这样的片段。平静、安宁,有身体和精神上一致的放松与舒适。在行走的人群中坐下来,在寒风里找到暖和的地方,口渴的时候付出不大的代价喝到水,在短信的滴答声里,这样,用白色的纸和黑色的笔在金色的阳光下于红色的桌布上写下一些东西。——而这一切,都因为是自己应得的而毫无紧张与羞愧。

在简洁的人那里,她们就被称为——自由。

Related posts:
Pages: 1 2 3 4 5 6 7 ... 64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