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趣的人

很难得地在12点之前醒来并拉开了窗帘。

前天G7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不停地自动重启,且拒绝sim卡入身,强行装入后变本加厉地重启。度娘说需要重新刷rom。作为同时具有钻研精神及自知之明的小白,我思考了一会儿,决定还是放弃,等到“开学”拿给后座的中关村驻信贷三部代表处首代——帅哥王老板。

于是翻箱倒柜找了一个新手机,虽然很圡,但好歹也是android系统的,电话簿不用倒了。用了一天,发现除了反应慢点儿,其他都顺手。早上,好吧,准确说是中午,就是被一个邮件提醒吵起来的。说我有一个豆邮。我想了想,估计又有几个月没上豆瓣了。然后躺着用手机登陆,突发奇想找了下电台,发现居然还有android量身定制版。下载、选台、收听。圡手机的音质莫名其妙比desire的还好,旋律响起来那一刹那,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自主意识地听一首完整的歌了。

这件事足以证明我事实上是多么无趣的一个人。

我既不爱好音乐,也不爱好电影;既不爱好爬山,也不爱好打球;我很久不读书,也很久没看电视,看视频的频率基本等于big bang 发布;开心还是坚持转帖的,但是对微博始终无爱,更不要提我数以月计不登陆文艺中青年的大本营。

这么说,难道我是一心一意都扑在工作上来着?!这个结论太令友邦惊诧了,尽管通过排除法看来几乎是正确的。

前几天把厄特交出去了,心里颇有不舍,大概同样属于“第一次”情结吧。厄特大使ask了n年的宴请终于实现,席间跟大老板大谈非洲局势,one by one。扯到五十年代老一辈黑革命家我是真的跟不上趟儿。。。小老板很善解人意地接过来:你先吃会儿,我来翻。此处正好是佛跳墙环节,感动啊!使馆本顿相当豁出去,发现后面还有辽参的时候大老板忙问是谁点的菜,“我们来的时候都点好了”。。。发着烧坚持的大老板也感动料。

该国历来国穷志不短、人少志气大。米国大使派来3年愣是没让递交国书,米国不得已换了个大使,居然还是冷遇。后来下了最后通牒,“10号之前必须接受,否则我们要在16号采取行动……”,游击队出身的总统同学回答:“16号有啥特别吗?为啥不是14号?”

做第一单的时候厄方曾经承诺虽然这次要钱要得急了点儿但保证以后的建设开发将优先考虑中国企业,如今已有小十家企业去淘金,且本是阿拉伯基金资助的项目,总统也提出要用“中国朋友”。大使说他“不辱使命、言出必诺”,我只是慨叹也许我党当年理想主义气质浓郁时或亦有此状,如今遍地“感谢国家”,怎令民族主义者不生明月沟渠之感。

宴后,大使拉住我,对我说:Dear inking, 部长让我转告你,我们感谢你为我们国家做的一切,作为我们最好的朋友,我们欢迎你和你的家人随时来厄特做客,一切free,anytime!

好吧,神马有趣无趣都是浮云好了。有此一语,是最大快慰也是问心无愧。回头小声得意讲给小老板,小老板先是深深点了几下头,然后开口说:“未免有职业贿赂之嫌”……,哼哼,踢飞!

春天来了,草长莺飞,屋子里不开电暖气也可以。我在头脑中过了一遍又一遍的name list,也没有拿起电话。这算双鱼座艰涩的另一面?

当我饿的两眼发昏之际,短信声响,我多么希望这是一根召唤我去午餐的稻草,抓起来一看,tnnd是“海尔洗衣机节日感恩大回馈”。尼玛什么节日!什么感恩!那你应该烧两万台给列祖列宗有没有!!!

伤不起

嗯,的确很久没有更新blog了,似乎并不能完全归罪到生活的乏善可陈上来。或者是因为时间被过分地碎片化,比如我的blog时间,被开心网或者bbs巧取豪夺,在其之间的碎屑不足以形成对文字基本的尊重。

又或者,是因为我对描述有男友典型或不典型存在的生活心有余悸。这个词也许有些夸张,可能换成鼠首两端更好些,虽然后者明显比较猥琐。

我要坦承DK同学的存在带给我的快乐,但是我不能坦承作为怀疑论者对这些快乐本质的不确定。当然,这话如果出自别个女青年之口,我一定会左手一挥:我勒个去,快乐这件事还tnnd的不够本质?

说到这里,我要插播一条我自己不成文的谬论:我认为tmd就是说脏话,但是tnnd就不是。真是岂有此理。

继前一段时间热烈地扑在工作上之后,我过渡到一个更加操心生活的状态:表现为频繁浏览房地产信息、认真学习核泄漏科普文章,以及最近连续两日地高强度shopping。然后我的拖延症在变本加厉——比如上次出差的费用还没去报销,刻意不去想一桩势在必行又充满艰难险阻的私人谈判,买了很多偶遇的东东然而真正需要的却始终没有下单。。。

我无法判断这个状态到底是好是坏,和我常年放在活期账户上的法国时期的美元工资一样,有时候我对自己采取一种漠不关心的放任态度,唯有由其造成的损失,才让自己有些微的bt的存在感。

但是我又怎么解释那些无所不在的小欢乐呢,被人拥抱的满足、接受赞美的虚荣,走在长安街灯火下的宽阔和安静,被精油开背时候身体本身的舒爽和欣慰……

如果,有人问起我,为什么总在经历相距遥远的两地恋情,我要怎么回答呢。是由于命犯天煞孤星的运气不好,还是,是自己在潜意识中出于对难以确定的确定性的逃避而总是倾向于做出这样的选择——即使年复一年的孤独都无法抑制的逃避?

但是我总是爱的,那些细密繁复的情话、婆婆妈妈的叮咛、扮小朋友被宠溺扮女王也被满足的得意。那些是我感情历史里一再上演又一再被抛弃的主旋律,然而一旦换成哥特或者金属范儿的刺激调调,我马上又觉得如立峭崖本能憎惧。

所以,时至今日,我的blog始终也不能充满平和散淡为人妻母的暖煦,那些让我自惭形秽又小心提防然后远致敬意的图景。我在自找的孤单里憧憬并延宕着那些时刻,把自己日益涂抹成一个“看心情的女王”,还不免带点诡异的孤芳自赏:总之,一个大龄未婚不靠谱双鱼座女中年,你们都是伤不起~~

开荤

作为一枚平素不甚称职的干妈,得奶奶青眼,竟然有幸在电话中承担了给简简小朋友“开荤”的重任。在从梦中被突然叫醒的情况下依然说出了一连串鼓励小朋友健康成长为天才无敌美少女完全不顾人家听得懂听不懂的肺腑之言。。。深感作为大龄未孕女中年我其实也是挺靠谱的!

另外今天还办了一件明知山有虎的事情:给太皇下载了植物大战僵尸。。。可怖之处主要在于得罪了电脑默认的administrator使用者——太后。

对于每年宫里都要包豆包、炸麻花以及蒸枣馒头和大胖鱼这件事,我除了表示对各种红豆的热爱,就只剩下马不停蹄的对面食的拒绝了。当个寡人也不容易的啊~

必须记

按照我的“平安夜犯孤星”理论,今年也必须写点什么。

开心网上现成的先搬一段上来:

我18:40从三层回办公室,发现100多人的工位区,算上我,一共只剩下我们team的三个人在加班。敝team一共十三个人,剩下的就是唯三的老中青三代未婚女青年。
 此情何堪啊何堪。我振臂一呼,走,姐请你们吃饭去。
然后中单身女青年说正要去吃饭了。我说哦,还行,不算太丢人,至少还有一个有约会。结果她正色更正:不是约会,就是吃饭。
 so,最后就是晚上19点,我带着少单身女青年去吃唐宫了。喝了一瓶喜力,嘚不嘚了半天姐的少单身女青年时代,终于吹牛吹爽了,走路回家。
 路过大悦城看到万头攒动的无数小青年和无数圣诞老人。必须说,只有年轻时候的矫情才显得分外美好。
 补水木年度最佳原创joke:圣诞啊,每一个没有铝孩陪的澜孩,只能在寒风的街口紧一紧衣领,听到风中传来那凄惨悲催却响遍城市歌声…“single boy!~single boy!~single all the way!~~~

另外今年平安夜也没有再吃糖葫芦,但是圣诞节电话单边分手未遂。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感情呢、惯性呢还是软弱。双鱼座最后大概都死于犹豫,按照某按说我应该继承的倒霉理论,周恩来和戈尔巴乔夫也概莫能外。

足以长出褥疮的40个小时以后,我终于爬起来打算出个门。最近又进入“就让我一个人呆着”的状态,再一轮绝地反攻的满脸包也居功至伟。但是又可以完全不顾形象不擦粉底不扎头发穿得熊一样去超市,居然还是有点小欢乐的。

感谢《让子弹飞》、《三体III)以及《三体3X》,这样只movie版和sf版就让我足够长在床上。当然也要归功于N老师在发现《赵氏孤儿》排场甚少情况下,果断决定再看一遍他自己前一天刚刚看过的“子弹”,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使我完全免除了小老板那买了四天票都没买成只能强忍着周围剧透剧痛的杯具,且还是躺着把电影看了,very important pig。

在所有隐喻帝的码字中,有两篇让我印象深刻,分别是文化理论研究派的《告别革命与继续革命》及那个流传较广的历史索引派《<让子弹飞>暗线、隐喻、野心和吹捧》,非常迎合某前文科女研究生间或发作的过度解读癖好。当然movie版那个sexual的解读也是蛮惊艳且中肯的,姜大爷这种雄性荷尔蒙勃发的调调,估计amy看到也会难以自持,况普通腐女乎。。。而和菜头的黑子弹,要算耍滑头的挑刺儿行为,基本属于淡定后决定再疼一下的万能骂人法,不值得鼓励。熊老师的记录里写“姜文用自己的生命力俯视了很多人,而这些人本来是有机会不被俯视的”。自从该老师向社会熊的康庄大道一路狂奔下去之后,这种句子很久没见了。不知道作为一枚在路上会被人认作夏雨的同学,是不是会有种莫名其妙的与有荣焉。

《三体III》。sf版写了记录了,照贴如下:

读完了。还是很爽的。可惜后半部分的确太仓促了。十八大被剧透还是一部分影响了阅读快感。印象深刻的部分有执剑者交接、三个童话、蓝色空间号反攻。觉得不好的地方是程心和维德的不够真实的塑造、太阳系相片后对于宇宙降维的碎碎念以及三体人一会儿牛一会儿菜。
结构上,地球往事页边集的插叙不错,还带点恢宏感;但程心冬眠次数多到让人对其过于明目张胆线索身份感到厌倦。总体上架构相当宏阔,想象力浩瀚,也不乏非常彩精彩的细节。但是纪元们的赶场,有点整体造成一种“以骨为肉”的压迫感。三体被摧毁为界,的确可以分成两部来写,再加上一个云天明外传最好。

宝树同学的《三体-3X》相当之帅,当然这里有对一个业余作者放宽要求的因素和“站在巨人肩头”的取巧,然而即使不考虑这些,作者的想象力和文笔流畅感也很令人大吃一惊,虽说风格从六零后的沉郁摇身一变为80后的小清新,但单纯从叙述的多变性和生动性方面还真是胜出大刘本人,在对很多bug的补救方面也做得相当出色,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我上面说过的“以骨为肉”的后半部分的干瘪,并完全满足了我对云外传的念想。

 不过有个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我居然对于三体一和二一点点核心印象都木有了,按说我记得当年读的也心潮澎湃,觉得“我是你的破壁者”这句话何等之过瘾。看来必须找时间重读一遍才是。

给太皇太后请安,得知太后又在零下二十度齐膝深的大雪中和一队五零后同学深山狂走了七个小时“拍雪景”,我真是分外崩溃。但是太后说:“没有,那些六十五岁以上太老的,我们就没让他们参加”。

我哭一会先,你们何堪着吧。 

湿而冷的瞬间们

istanbul

土耳其令我想起很多。

罢工时节阴雨里寸步难行的巴黎,海天一色阴郁而有光亮裂隙而出的里斯本,我在欧洲漫长的一个人和短暂的两个人的时光。

而且,都是冬季。

那些潮湿的、清寒的,让人呼吸着就无法不顾影自怜的味道和剪影。因为这些通通都过于不像生活,所以它们被一气呵成地碎片化又连缀起。

写杜尔西内娅夜话时候的我,和现在也大相径庭吧。小老板在颠簸的越野车上问我从事现在的工作会不会使我的“文学水平”被降低。在一车人纷纷表示“一定会”的分析中,我笑而不语。

是的啊。在北京蜷缩在电暖气旁半张双人床上的那个长着满脸暗疮的胖子,如果没有在零度的细雨里看见海鸥、看见波浪、看见红色的屋顶和堆在竹筐里的面包,她又怎么和三年前的自己迎头相撞、对视错愕。

后来,在伊斯坦布尔闪烁而顿挫的尾灯长河里,我给他讲述了关于“南瓜马车车夫罢工”的那个场景,当然,不是第四夜的语言,虽然我的脑子里跳跃着“青椒”与“竖琴”的名词和那张得意的配图。然而当我讲述出来,那一点点安慰就再次离我远去,让我变成更加干瘪一些的、残败而无谓的气球,及其本体。

饥饿

突然之间,我可以非常清晰且频率很高地感到饥饿。这件事在此前并不多见。

此前不多见的原因有两点:一是如果有吃的,我多半会很欢快地一直在吃;如果没有吃的,我的头脑会深深理解这一点并阻止器官发出讯号。后者虽然不能每次都成功,但是多半还是奏效的。

大概转变是从发现“我家胆囊长结石”开始的。器官们对神经中枢的声讨空前绝后且发人深省。在每个早晨、中午和傍晚,我都会从未如此清楚地体认我是多么的饿,多么需要热量,多么渴望有温暖且带着香气的东东给予对嗅觉的安抚以及胃部的宽慰。

但是另一方面,我的理智却无端对厌食突然产生了热爱。他不能阻止腹腔的革命,却依然在控制手足的行为。偶尔它也试图向胃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比如外面的风太大了,案头还有半个柚子啊,或者一杯牛奶可以满足吗?它强作欢颜提出这些折中方案,事实上却不能摆脱对食物的深深厌倦。

因此,我觉得,我就要分裂成两个人了。

也许是因为又到了冬天的缘故吧。我想流着泪搬到南极去。

我的第一双高跟鞋

起初,我是打算坐88路或者38路回家的。

结果在向车站挺进的途中,我先是错过了一辆38,接着又开走一辆88,紧接着又被截了一辆出租车。

于是,我无厘头而叔本华地上了一辆还没刷牙就开过来的10路。“去时代商城吃一碗和合谷好了”,我随遇而安地想。

然后,在一层路过了多少次我回回头它站在小村旁的galadayday,貌似在打折。——这是一家近期扩张迅速、主要以不太雷人地山寨Dior、miumiu和chanel包包的国产皮具店,间或卖鞋。

于是,半小时后,在上周六已经添置了一双半靴和方头正装鞋的某人,又用现金(现金啊!不是伤痛卡!)支付了一双高腰靴以及——

平生第一双名副其实的高跟鞋!

IMAG0014s

本图由于光线地点拍摄器材物理原理等原因,尚不能真实展现伊之blingbling及与观感毫不相符的上脚和谐性,搭黑色小脚裤竟也是粉可以穿的;而且,居然五十步后也不会摇晃与摔倒及痛感脚趾不适。羊皮皮面上是手工小亮片啊小亮片,主要还是用于yy十几年不遇的宴会、Party之类。考虑到相当一段时间里伊还将在鞋架上蒙尘,此处特别留言宣张一下,不枉其3折199元的高价!

至于另一双,就乏善可陈得很。朕数十年如一日地只喜欢低跟、圆头、紧腿的老套棕色皮靴。

完美与不完美

完美总会变成不完美,这个我也知。

但一线之隔和深沟险壑,是有区别的吧;

一脚踹下和纵身一跃,是有区别的吧;

反复浏览的,恐怕不是同一个。

伤心也许是不可持续动词;但让我灰心,你依然可以做到。

肿胀

dan

虽然承认我还在跟gossip girl 这么幼稚且漏洞百出的剧是有点丢人,但是用鼠标投票的话,它还是紧紧跟随在big bang后面,一步不落。说实话我都没为shelton写过什么blog,七七八八为gg的几代骚人已经费了不少byte了。

第八集穿睡衣的chuck太正点了,真令人鼻血暗涌。毛主席说的好,世上最怕认真二字,装十三可以装得这么正室范儿,只令人哑口无言缴械投降。更何况和blair女巫实属绝配,某不停跟gg的最大动力莫过于看这俩厮相互折磨言归于好,连说完美英语的法国天使流莺说走就走追也不追也不知有没有钱买飞机票这样的bug我都默默忍下了。

但是,但是啊,依然不敌初出场万人见怜后几季千夫所指的dan同学的那个镜头。

风姿绰约的serena站在林肯广场的喷泉前,dan同学一身正装抵达其50米远处。然后就那样站着,看着这个总是差5mm无法企及的梦中情人。恩哪,他就那么站着,嘴角微微上扬,内心充满欢喜。虽然剧情需要他傻楞一会儿以便正主及时赶到,但是在那个镜头里,我还是为这个布鲁克林穷小子一直未曾熄灭的小火苗煽到了一下。

他总是被伤心,总是被替补,但是他看到她的时候,还是没法不微笑,不傻呵呵地站在那里,在对方视线还没有发现自己天然呆的瞬间里,占了莫大便宜一样地远远独自欣赏心中所爱。在每一次这样的场景中,他心中莫不为“这样的尤物竟然与我有系”的事实受宠若惊到。

更崩溃的是,作为与dan同学没搬入上东区以前同属一个阶级的某观众同学,居然也认为大胸(严重怀疑本季女主演员专门修缮过)金发傻妞是deserve it的。。。 看来从属性划分阵营来看,某些时候性别粘力甚至大于阶级。

罢了罢了,帅哥尤物神马的,徒增伤心,x了视频,还是让我们回到真实世界来吧。体检查出来胆囊内有细沙结石,据说还是一排。网上说这是因为“不吃早饭”以及“熬夜等作息不规律”造成的。你说说,这不是求衰得衰是什么。

永别了,我的红烧肉;永别了,我的红烧肉馅包子。

而且,我还真的真的要以多乐士新期广告里小loli伤心到底的口气说:“我家胆囊长结石,你..你不能再熬夜了……” sigh,没看过这个广告的人是不会知道到底有多惨的!btw,话说真的除了我再没有成年人一次听懂小mm的哭诉吗?

最近总算把冯唐的《活着活着就老了》差不多看完了。不算失水准。只不过“胸中肿胀”这四个字出现太多回、太多回了,你一个大男人肿来肿去,让我这个肝胆肿胀的女飞机场情何以堪。。。打回去依次改为“肿痛”“脓肿”和“胀神马的”~~

SEXY

我的某个朋友圈子里有一对金童玉女,大一恋爱,研究生毕业结婚,帅哥像古天乐,美女像她自己。一直羡煞众人。

其实以上不是重点。重点是:

有天开心网有道投票选择题,为“你认为男人最SEXY的特质是什么”,共有选项12项。

Couple之中的mm想必在思索了一会之后选:“自信”、“豁达”、“偶尔孩子气”、“深邃的眼神”、“翘臀”。。。

gg选:“翘臀”。

hey,感谢生活里无处不在的小欢乐。

Pages: 1 2 3 4 5 6 7 ... 64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