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难尽与百口莫辩

据说包含了俺一丢丢作业的东东今天晚上播出了。当然这个其实不是据说,而是铁铮铮光崭崭的事实,但是因为俺没有亲见,所以总不能说得心胸坦荡。

今天的小宇宙衰到极点,我猜这和我中午吃工作午餐时看到哈根打死的自助就很不矜持地吃了5个小球耗尽了rp有致命关系。

一言难尽,就是说我今天跷了长安俱乐部一场真正的生猛夜宴不辞辛苦堵公车50分钟终于正点守在电视机旁,等着这道“被群殴夜宴”的变形记,但是竟然一眼也木有看到;

百口莫辩就是据说被群殴夜宴果然乾坤大挪移变形为拧巴夸赞版,但是俺因为生生没看到而竟不能呼天抢地有地放矢以正其名。

好在看到的人似乎也不多,除了俺老爸这个电视中年郑重其事地表达了对广电局审查制度和指导精神的严正抗议、对中央遛套一腔哀其不幸怒气不争的眷眷之情,以及对俺数十年如一日之纯朴发型和略显僵硬之尴尬坐姿的不满;也就剩师兄不远百里发来短信搜肠刮肚地勉力安慰了一下。

俺不能对爹妈撒气,尽管我给他们空投了国庆神秘礼物也不能有恃无恐。于是有两名小朋友自然倒了大霉——可卡同学被摔了长途电话,秋千小朋友没有妙鲜包吃——一个星期都没有!

嗄,明天又要早起~~不!要更早起。错过了极品活鲍鱼,俺决不能再错过98块钱的早餐和哈根打死!再吃10个泄愤!

**************谄媚分隔线************************

不过无论怎样,我都要向胡子老大和一见如故的佳佳美女表示感谢。感谢你们让秋千多了一个月至少有狗粮吃且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俺爹俺娘中秋不能亲见其活宝女儿的遗憾。:)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