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人物与路边歌手

前几天身心俱疲地去上法语课,坐在公车上看移动电视,正在放鲁豫有约。好像是一位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为救妻子只身返回塌陷的废墟,在使尽浑身力气也无法挪动钢筋水泥一步之后,从一个只容半截胳膊进去的小洞里探进手去,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碰触到妻子冰冷的指尖……

主人公在演播室里声音哽咽,面目戚然,他再次重复了话外音已经讲述了的上面的情景,几乎完全相同的一段话,却因为不同的声音和语调令听者不由汗毛倒竖,根根被陡然灌满悲恸。而在说到“冰冷的指尖”的时候,背景音乐娴熟响起。

在经过了若干天以后,这位孤身去救妻子而自己也身陷废墟的男子被解救了,人们挖了8个小时。一位摄影师早早候在旁边等待去抓拍一个特写。——这位摄影师被请到了演播现场,这张照片也被放大悬挂起来。照片上的男主人公蓬头垢面羸弱万分地躺在担架上,却神经质地举起了右臂。

摄影师解说道:“他抬出来的时候神智不清,我一直举着相机,结果他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突然举起胳膊,闭着眼睛大声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

然后过了很久,我表情木讷内心汹涌地下了车。

在朝阳门外的第一个地下通道的6点钟里,一直有一个非常敬业的吉他手,他有差不多的牛仔裤,差不多的长头发,差不多的带着浮土零散铺着几张纸币的琴套。不同的是,他自带着麦克和木质音箱,使地下通道顿作红堪北体,歌声的立体效果在共鸣混音里堪比天籁。他在唱《外面的世界》,副歌的哼鸣也一丝不苟,充满情绪,那些路过的人们甚至在没有隐没于地表之下以前就轻轻改变了自己的表情。

然而我还是第一次直愣愣地走过去,忘记了给钱。头脑中依然是节目里摄影师的那段话,并想起很久以前自己的一个签名档,关于邱吉尔的倒台——

“对自己的伟大人物不必感恩,是一个强大民族的心理特点”。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