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小记

我在长途大客的中排用力回头,从后车窗隐约看见收费站耸立的一个笔划极为复杂的字,于是发短信告诉老妈“下了高速”。又开了一刻钟,发现还在镇上转悠,又发一短信:“从台安走,路程比较长,让俺爹别太早出来”。老妈回:“你爸已到,下车找他”……

四十分钟后见到亲人,我爸非说自己不冷。

回家第二天的头等大事,是堂哥的婚礼。赶在这个时间休假,也是为了此桩敝府盛事。多少年啊多少年,比他整整小一轮的我的小学同班同学堂姐都怀了小baby,俺哥终于结婚了。在爹妈的大红包之外我又热泪盈眶包了一个中红包~

新娘是个pp姐姐,婚礼仪式上的“我愿意”足有70分贝,是我所闻史上最高,可见俺哥虽然已经年近不惑但是魅力不减当年,不堕门风嗄,甚慰。

堂姐怀孕,给俺不小的震动,我看着她现在目测怎么也还是1尺7的小蛮腰,觉得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天生贤妻良母的表妹结束《不要跟陌生人讲话》样的诡异婚姻,终得珍视眷顾她的男子,如今面若桃花,顾盼神飞,俺最开心。三堂会审,俺先声夺人跟所有亲戚宣布:“别看我,我有恐婚症”。

给娘show三亚功略,且终于狗肚子装不了二两酥油地炫了要住的海滨套房,过后埋怨自己太没城府搞得毫无惊喜效果。穿娘的运动服,带娘买太阳镜,以要价的1/10拿下,娘彻底缴械沦为粉丝。

去工行柜台拿自己的卡往三亚异地转帐。俺们东北小伙就是火爆,一副“你有毛病噢”的表情跟我说,“那你这不是得交两遍手续费嘛!”“啊,是嘛。”“可不是匝地,取款就交一遍,汇款又交一遍。”“要汇款吗?不能直接转帐吗?”“你异地卡,不能直接转,只能先取,再汇。”“能在你这一次办吗?”“能啊,可是你回北京转就一分钱不花。”“……就说一共多钱吧!”“1块5,1块5,3块呗。”“。。。汇吧。”“真汇噢?”“真汇。”“那你先取151块5呢,还是取153?”“反正就是我要多花3块钱呗,你怎么方便怎么来吧。”“那你再给我1块5……”

拍手回来,跟娘说,“多大个事,不就一块五嘛,我当抢鸡蛋呢”。可惜木有背景,娘完全凭灵感哈哈捧了场。

经过三天慢热,爹终于激动料,清点了一遍装备,给娘下命令:“明天给我买个游泳眼镜,太便宜的不行,漏水……怎么也得30块以上滴!” -_-||

咔咔,三亚家庭游倒计时,还有一个星期。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