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吃不到爆米花

今天想吃爆米花。

但是没有。

小区门口有个超市,说不定就有微波炉装。但是我懒得出去,尽管两天半以来除了在院子里带秋千玩我就没出过大门。

每天睡饱12小时,醒着的12小时里的六分之五都在床上抱着笔记本度过。看完了PB,heroes还没down完,生无可恋。间或和秋千玩一会儿踩脚抢球游戏,今天给她洗了澡,花了一个小时吹干一个小时梳毛,累得半死,两个人还互相不满意。

冲了一包椰子粉,是前年的三亚;最后一小袋椰子薄饼,是去年的三亚。

那天大话新年聚会的末尾,照例在饭店门口合影。我说,毕业五年了。一个人说,有这么久?!另个人说,恐怕不止吧。

98年的5月4日,入学将近一年的我第一次看到未名湖,心里热泪盈眶,虽然后来一直成为笑柄,虽然再后来我可以闭着眼睛找到湖边的每一个座椅。99年5月28日,我们寝室买回了3600块钱的庄子;同年6月的考试季我们读到楼门口的“一封情书”;八月开学之前,留守的jms已经大部分有了炙手可热的id。然后最热闹的版面从girls到love到single到homy到mywallet,到传说中即将上市的“children”,时光轻言浅笑,处处留情最无情。

在yjrg上闲逛,又读到别人转贴的她写的《她》,自从它被完成的那个时刻起,这篇文章总是猝不提防猛然出现,屡屡给我钝钝的致命一击,还要逼迫着我缓缓倒地之后骗自己说,我没看见,没看见。。。

我把洗过澡包头发的毛巾垫在下颏底下当作餐巾,然后开始吃椭核桃和巴达木。坚果的香味让我平静,尽管窗外路过的狗狗引得秋千狂吠不已。

夜晚归来,一日过毕,没有忧伤,没有崩溃,善莫大焉。

And Happy Birthday.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