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亥年的第一个工作日

早上的时候,错手打翻一瓶香水。跌落过程中我用膝盖接了一下,所以没有全碎,只是长方体瓶身的右肩跌破了一个小口。于是房间里便满是这个香水的味道。

这瓶香水是7年前我初恋男友送我的情人节礼物,我不太喜欢它的味道,所以7年过去了还剩下大概五分之一。但是一直都在身边,在闺蜜表示喜欢它的气息的时候也没有送掉。

我还是偶尔会穿八年前男友送的毛衣,用六年前男友送的包,戴四年前男友送的手表,用两年前男友送的唇膏……这些物品的礼物性质已经渐渐模糊,实用性质最大程度地凸现,比那些在琳琅满目中一眼看中它们的人更久远地存在于我的生活之中,并且辗转流年。

很难说这是因为我恋旧,还是因为我节俭。

上午十点钟才到办公室,一切如常。但是下午果然开了会,又果然有了新的外事任务,又果然安排我跟非洲同学打交道,还要给200多个各国部级以上同学准备礼品……原来说的俄罗斯中国年的小组不需要我了,我很郁闷。

晚上去看了《门徒》。在我的印象里,尔东升一直是个只能“勤能补拙”的导演,不知道是不是和他的面相有关;而陈可辛《如果爱》里没完没了的游泳池令我对他的形式主义恶趣味心怀不满——所以总体来说,这部电影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期的。

打《孔雀》那会儿,张静初就被我一口咬定长得神似宋丹丹,为这事我没少受攻击,但是我九死无悔矢志不移。她一看就是一个略带神经质的演员,这在中国算很难得。因为没有见识过真正吸毒的人,所以我琢磨她演的可能有那么点过,不过正好和观众朋友们(比如我)一点点妖魔化的预期相吻合。其实也是瞎琢磨,万一初初同学就深入过生活采集过素材呢。而且应该还为角色减了肥,可歌可泣。古天乐同学很赞啊很赞,帅哥敢于自损形象也是很不容易滴。另外我觉得刘德华同学也发挥得挺好,对他不感冒20年后,我突然觉得他确实还是挺帅的。

剧情还算是讲的不错的故事,要搁内地的导演,保不齐得把那些“你身无分文全靠我帮你,你借高利贷我半夜拿钱替你还债,我被人砍你替我挡”一一交待一遍,也不会把沙发、鸽子之类的细小元素运用得深刻兮兮……

但是还是有些不能忍的,比如首尾照应的吴彦祖的独白。从逻辑和主旨来说都完全莫名其妙,集大尾巴狼和弱智于一身,败笔还要显摆两次,太崩溃。

曲终人散,走在地铁的通道里,这一天还是我老爸的生日,祝辞和礼物在家已经送过,不过还是打了一个电话回家,老妈接的,说老爸在打麻将。请了一干亲戚热闹,还做了好吃的。。。然后妈妈问我有没有吃到好吃的,我说吃到了,日本料理。老妈很满意。

其实呢,我吃的只是一碗面爱面。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