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泛滥季

无赖的时候去看电影,高兴的时候也去看。

上周四独自在资料馆看了《慕尼黑》。资料馆、斯皮尔博格这样的名词,影院的票价、环境,还有片子的故事和色调,让电影盲墨鱼同学一直以为这是部最晚拍摄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正剧大片。两个半小时以后,发短信给对其评价soso但是还是没有阻止我花钱的好莱坞百事通同学:“果然了无新意,但是最后一个镜头还是很牛啊。”回曰:“忘了”。“难道你在911以前看的?最后一个镜头是定格对准世贸中心啊,多么伟大的谶纬!”再回曰:“。。。。什么孩子啊,这个片子是2005年的。”

唉,那就太没劲了。永恒的巴别塔。只有杀戮的镜头因为拍的真实尚可圈点一下。但是我这样的观众很势利,我要求电影与时俱进,无论是手法还是想法。

周六和路路去看张国荣的纪念专场。《满汉全席》、《霸王别姬》和《纵横四海》。其实主要是为了在电影院里看一场大屏幕的《霸》,仔细记取一下这部片子。

不得不说,《霸王别姬》的确称得上是一部伟大的作品。李碧华的编剧是打底的,而那个时候陈凯歌的野心和能力匹配相当,即便小的差池也是张力边缘的罅隙。哥哥的确是天纵之才,这个世间从不坚韧只可玉碎的一种唯美,历经岁月从他的皮囊一点点渗进骨血之中,是大造化。程蝶衣这样一个角色,无论那其实是不是他,都已经是人与戏可以互相成全的最高境界。张丰毅是中国当代很有戏的演员了,但是在这部片子里果然还是成了“姬别霸王”的配角,放有余而收不足;巩俐我一直不讨厌,但是也难以爱上,虽然她演了很多电影,但是归根到底也都是一类的,这一类用我奶奶的话来说,叫做“挣命”,适合她;相比之下葛优的确是可塑性很强,然而袁四爷饱受赞誉到了《夜宴》的皇帝就骂声一片,这也很是耐人寻味。小四的角色安排得很好,跟吕齐的戏班师傅一样出彩儿,一代人的衰老来祭奠精气,一代人的青春来锻成残忍。全剧只有结尾我是不喜欢的,与其这样刻意地构建完整的“戏”,不如让楚霸王浓墨重彩一个人站在台上。乌骓已逝,霸王不王,如何想象虞姬熬过11年?

找机会想再看一遍《姨妈的后现代生活》。而在heroes已经停播,PB即将停播的灰暗日子里,我打算振作精神补课Sex and City和friends,请同学们用力地嘲笑我吧,我不在乎。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