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上八天七夜(三)

第三天

在我入住香格里拉前,已经在其前台站了两个半小时,重新一个个更改敲定4天从10到33间不等的入住人员的名单——当然,其实这份名单已经早就提供给过那个不靠谱客户经理mm,只不过她手机关机告假在家且并没有跟前台预订部做任何更新告知。另外狠狠教训了一下那个因为看到我们打算放在房间里装满礼品的大纸箱而说出“这些要走货舱,不然进到大堂也会被赶出来”的bellman。好在前台的接待mm态度尚好,不然我们一定会在当天就向香格里拉集团投诉他们。

晚上逃了小绍兴的另一顿接风宴,终于和黄梨圡圡地相聚在东方明珠下面。从这一刻,上海这座城市对我来说才开始具有意义。

我们并肩坐在滨江大道的一处长椅之上,膝盖上一起盖着她薄薄的小外套。对岸的灯火,还有液晶屏幕渡轮上的光,把我们的眼睛里染得亮亮的,遮盖并且真的消解掉了我白天的疲惫和不快。我们就好像从北京一起跑到上海来,只为坐在江边闲谈小叙,而从来都不曾分开。

然后有戏剧性的事情发生:坐着坐着,我突然听到身后的灌木丛中有拙劣的鬼片中最常用的音效,声音渐强,并且可明显判断为电子介质。虽然这件事情在满江通明而颇有游人不时经过的此情此景中显得分外搞笑,但是我还是满腹狐疑地站起身来,跟黄梨说,什么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黄梨小朋友愤而抓起小外套,直接下了台阶奔灌木丛后面掠去,紧接着就看到几个身穿白色工作服(厨师?)的猥琐男灰溜溜地鱼贯而出。。。我无比钦佩地看着在本庄素以淑女和瘦弱著称的黄梨小朋友在扔出一句“神经病”后气定神闲地走回来,心里面的滔滔江水和身后的更是相得益彰……

黄梨说:“听说就是这样,如果你洗澡的时候被偷窥狂看到,倘若你尖叫着去遮掩身体,那么实际上他就得逞了;但是如果你丝毫没有惊惶失措,他就失败了。”

恩,这就是我认识的黄梨小朋友。在对个人尊严的理解和个人信念的维护方面,在成为一个坚韧的好女孩和好女人方面,无人可出其右。感谢上帝让我在她的身下(可惜隔了层木板和半米空气)睡了三年。

尽管我不想,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承认,上海是一座有魅力的城市,而且,这座城市的魅力完全都是由各种意义上的“modern”构成的。无数“前现代”、“现代”和“后现代”的元素,在这里混杂再生,水乳交融。甚至一条流淌过千万年的河水,无端在这里也仿佛只有200年的生命。对于一个几乎不倚靠任何“古典”元素,依然可以保持着丰沛而迷人气息的城市,我们理应保持敬意。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