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上八天七夜(四)

第四天

诸神的黄昏。

话说我们的宴会准备了220人的规模,但是两个月来经反复催促最终给了我们回执确认的非洲大佬们只有70个人。所以我们的职责是——在距离宴会还有三天的时间内,从上海的年会现场确认煽动来100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从个业务部门还抽调了n个帅哥靓女在14号杀奔上海,并在上海分舵抓了8个壮丁的原因~~当然,我就是那个最倒霉的所有联络员汇总协调人~~

简而言之,就是我平时待电一个星期的手机电池,在一天之内over了。如果不是配了当地的手机卡,我可以直接宣布破产纵身跃入“狼奔狼漏”。

第五天

这一天早上,我幸福地睡到8点半然后被联络员的电话吵醒,等我处理完手上积累的新进人员名单已经接近10点,待我决定再去一探价值230大元的自助早餐时,发现装着门卡的钱包不翼而飞,最终在一堆礼品的缝隙中拎出来——当然,已经可以直接吃午饭了。

请记得我曾经睡过7个小时这么美好的事实吧,因为在接下来32个小时里,我的身体就再也没有大于过100度角。

尽管恐怕要通宵加班赶最终名单特别还要排好所有的桌签座次是预先打好的预防针,但是我一直固执地期许着这件血谏了很多次的针对不靠谱非洲哥们基本就是无用功的mission impossible可以在最后关头被cancel,当然,事实再次证明我们底下人都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小宇宙。。。加班不仅真切发生,而且竟然没有一点喘息机会地与第二天的午宴衔接得天衣无缝。在分舵办公室,我的熬夜腹痛综合症再次如约而至,生不如死地度过了最艰苦的八小时。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经过广大帅哥美女的共同奋斗,我们竟然得到了超过140个非行同志的新确认——所以,新的问题是,我们的会场又要坐不下了!

第六天

当我神情恍惚地坐在清晨浦东大道的出租车里,我最焦虑的就是一会儿运来的二十二个高2米,宽1.2米的易拉宝宣传品能否通过安检直接从正门进入。所以,当我手忙脚乱收拾头发地时候,送货小哥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已经等在一层电梯口的时候,我胸口一热,差点就涌出泪来。

指导男同学们摆好易拉宝不到二十分钟,刚刚结束财长会谈的二boss就来视察了。二boss看见我居然还在国内,且居然还跑到上海来晃悠,非常之诧异,紧随其后的部门老总急忙圆场说,就要走了就要走了~-_-b此时一同熬夜的同事们还在完成最后的翻译打印工作,管事的一个人都没有,于是我又一跃成为现场调度。。。给引导员开会的时候,同志们都对我通红的眼睛和嘶哑的声音致以了深切的同情和慰问。

总之经过一片无比混乱的场面之后(正如原来所料,桌签的确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有的桌子都坐满了,甚至我们行原来分在各个桌子上的“主人”都把座位贡献了出来,然后鼓乐齐鸣,宾主尽欢。。。此处略去悲喜交加内心活动2000字。

鉴于大部分同事下午17点的飞机15点就闪人了,二boss非常体恤地让赶紧张罗着在大宴会厅隔壁房间给大家准备点工作餐——于是,香格里拉给我们的是:两桌一共四盆疑似“蛋炒饭”(蛋要用显微镜找),两盆汤,和十二包榨菜。既然是送的,我们也就忍了,凑合吃吧。端上来的服务员还很有幽默感:“要是不够的话——你们就匀匀”。。。

三十个小时之后,财务mm已经非常平静了地告诉我们,这一顿“工作餐”结帐结出5000大洋~~

故此,敝人在这里严肃发誓,我将尽我毕生所能不遗余力地进行对浦东香格里拉的坊间抵制活动,请大家广泛响应。

16点,我终于躺在了宝贵的床上,给黄梨同学发了一个“今晚酒店房间只有我一个人,你来不来住”的短信,眼皮打架手一抖,差一点就发给了通讯录上面紧挨着一位叫做“黄河”的DD,惊出一身冷汗。。。

Anyanyway,噩梦终于结束,美梦即将登场~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