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上八天七夜(六)

第七天

第七天的时候,上帝休息了。在瑷塬。


L公子家老宅。


高墙深院,大户人家。


论爬山虎之必要性……


点破窗棂~


全木质结构。。。所以二层已是危楼~


堂屋的椅子而已,有必要搞这么复杂嘛……


万能下联之——两只红杏出墙来


高到可以攀岩的院墙以及护院树


10岁的L公子每天从这条小路去上学


我所艳羡却从来不能感同身受的江南水乡小镇

、、
生活进行时……


八十年代形象的女主角,有如生活在王安忆笔下——肥胖版王琦瑶在乌桥!


小镇上的修表店,令我错乱地想起both陈坤and sylar~


打闹的小奶猫和小奶狗~


我不是一个人!——在这里你可以找到N多朴实无华的八十年代造型~


其实这一天我刚刚经历据说是人生中最大的遗憾——没有吃到“一口销魂”的著名百年老字号烧卖。该家老店无名无号,每天只做固定笼数,11点之前准时卖光,中午就关门打烊。凡是吃过的人都引为毕生幸事,行游八方而乡愁难解,盖因于此。由于我起的晚加汽车久候不至,所以活生生错过了。只好另找了一家看上去还算光鲜的要了两笼替代品。我觉得已经非常美味,非一般所食烧卖能比。但L公子非常愤怒,言其不敌销魂家两成~~

也许,我是说也许,有一天,我会一个人,再来这里寻找一下销魂烧卖,只为了口舌之欲。

在回黄梨家的路上,我买了四个蛋塔和四个花心筒——它们都是让年轻时候的我觉得分外奢侈的东西,同类的还有哈密瓜和必胜客。黄梨在听罗大佑写给三毛的《追梦人》,这是我小时候很用心去学唱的一首歌,《雪山飞狐》的片尾曲。于是两个怀旧的小朋友相对啃食两个香草花心筒,我吃光光的时候伊还没吃到一半:P

晚上去中山公园逛街吃饭,排了一个著名平价意式西餐“巴贝拉”的号,差不多一个小时以后,坐在了可以透过窗子看到夜色的座位上。

这家餐厅的广告说的没错,在巴贝拉,美味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从pizza到甜点,的确基本都不输于必胜客,而价格基本是其1/3-1/2。我们(主要是我)热泪盈眶地吃下了绝对不应该是淑女所能承受的超多东东,共计意式蔬菜汤一份6元,芒果海鲜沙拉一份12元(金枪鱼的只要8元),Cappuccino一杯8元,柚子茶一壶10元,海鲜奶油炬饭一份12元,意大利面一份9元,9寸海陆双盈(?)pizza一份24元,蟹斗一只(这个好吃!)6元,蓝莓甜点一份10元……我矛盾的心理啊,既希望其在北京能够速速开一家分店,又对这样将对我的体重产生的巨大影响忧心忡忡~~

因为太过饱食的缘故,这一夜仿佛回到九秀山庄的夜寝时代——在排骨梨同学睡着以后,我捧着肚子悔恨交加地连看了4集friends才敢上床……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