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搬家

第8日时,我经历了抵法之后的第一次搬家。从巴黎CBD的La Defense搬到了巴黎大屯的Clichy,同属92省,基本在以凯旋门为圆心的同一个圆周上,但是风格大相径庭。

其实我很喜欢La Defense,虽然这种喜欢只停留在一个都市小螺丝钉对于高楼大厦、笔直街道、包罗万象的shopping mall和麦当劳那种不经推敲的亲切感,而且远远和他人眼中“巴黎”的能指不向符合。

周四下班发现天上飘起小雨,三五步走进地铁之后就盘算好干脆在商场里好好逛逛,解决一下买一双通勤舒适鞋的夙愿,我心怀着CBD的商场总不会很早关门的侥幸兴冲冲从地铁口绕进去,结果发现大部分店铺早已栅栏紧锁,为数不多还亮着灯的也已经半拉下门栏,等着最后一两个顾客赶紧结账。我踯躅地从东走到西,只有从人头攒动的麦当劳店里能够窥到一点点经济全球化的小声势。——只不过,所谓Mc cafe的capputino实在也太对不起人了——淡得连小时后最爱的天津麦乳精的不如。

开始挑了一个对着大玻璃窗的酒吧凳座位,假模假式一边咖啡一边看杂志,结果受到外面空地上闲逛的一个老黑的骚扰——好在他只是敲了敲玻璃窗,对我挤眉弄眼还作一个比划着让我微笑的手势。我迅速低下头,看杂志,不理他,虽然心里有些怕他推门进来,不过还是假装镇定继续翻页。还好,坚持10秒钟,他走开了。我白白在最初因为一个好心为我指路的地铁工作人员而对黑人有不错的印象,并从内心深处觉得好些人给我的远离黑人的警告都有点夸大其词——事实很快给我上了不可掉以轻心的一课。。。

小小的郁闷事件多少干扰了我的心情,也使我对La Defense的好感减退了一点,加之住的地方设备不全,就更期待着搬到已经看过房间,相比之下颇为满意的某社巴黎分社的住宿区了。

新家最近的Mairie de clichy是地铁13号线西线的倒数第二站,虽然不远就是相当于我们三环的环线高速路,但是这个在北京大概是安华桥地段的地方,已经颇有一点外省的意思了。加之本来就是巴黎著名的空城度假时间,街上愈发显得清静悠闲。

这里的建筑新旧并存,密度显然比巴黎市区内小了很多,倒是颇有一些美国小城的味道。

——看这个ford的巨大标志,很像在米国吧。。。傍晚的曝光总控制不好:(

传说巴黎人停车技术都很高,这次算是见识了~~

某社的小楼在柳暗花明的一处街区, 因为颇有一些清华校园红区建筑的风格,所以令我很是感到亲切。这个一般只招待内部人士而特意找了一间给我的“豪华”宿舍,是个功能齐全设计合理甚衬我意的一室一厅:

微波炉洗衣机电冰箱都基本都是全新的——甚至,我非常夸张地发现,似乎全都是从国内采购空运过来的,因为所有的标志和说明都是中文;
客厅和卧室除了分别有一个超大衣柜之外还各备有一个书桌,客厅的那张上还放有我们典型国企特色的兰花盖碗茶杯,不禁令人感慨有文化的单位就是不一样啊;
卫生间和厨房巧妙地利用了室内空间,可以同时通往客厅和卧室;
房屋外向的一侧利用阳台开出东西南北四面不同的窗子,确保各个时间段都有阳光进入;
舒适的皮沙发和大屏幕的液晶电视,竟然还有贴心的中央四和凤凰卫视~~

——而最最重要的,当然是这里有如假包换的同胞大师傅掌勺的食堂,午饭晚饭都可提供,每顿只要不到一杯咖啡的价格:3.5欧元。要不是考虑到住在巴黎市中心的大房子里更能满足个人虚荣心和了解巴黎小资情调的需求,我还真是懒得再找房子就想一直赖着住下去呢。

作为一个入乡随俗的好孩子,我也迅速地喜欢上了这个低调的巴黎郊区,并且第一时间考察了性命攸关的两项物价:关于连锁面包店,价格明显低于La Defence:一个羊角面包 0.55欧,三个1.5欧,同比则是 0.8欧和2.1欧;水果蔬菜的价格则基本一致(私人的食杂店性质),比如西红柿都是1.9欧一斤(换成人民币就是抢钱了),一个大概5毛钱。在此我要特别声讨一下法国的西红柿——虽然每个都长得秀色可餐,匀亭诱人,但是实际吃起来却皮厚汁少,味如嚼蜡。

有传闻说这种绣花枕头的特征也非常适于描述法国男人,这真是太令人心碎了。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