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迟到的卢浮宫

关于卢浮宫,我只想说一句话:基本上这是一个让无论什么人都不会感到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地方。总之你来一趟绝不会亏,特别是对于全价才9.5欧的票价而言。

我很努力地调照片,从黄昏到黎明。从A- 一样难挤的时间里扒出缝隙来。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还不更新,我先说,我好忙;如果难以敷衍,就再说,我在调照片。nnd,完全本末倒置,如同水木清华为了养锦鲤把荷花都搞掉。

我又不是写给小资杂志卖钱谋生,搞那么总分总资讯丰富博闻广志图文并茂图什么哩。

其实,我一点都不像有意无意标榜然后被或多或少想象的那样文艺,我对那些人类智慧与想象力的结晶们都保持着可以美化为“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冷漠,“牛是很牛的,然则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千里迢迢亦不过用来证明真的亲眼见过,万里挑一地纵有一瞬间被轰然打动,也不过电光火石,终归也是再平复竦立起来,掸掸胸口,默默走掉。

当然,再说一遍,9块5,来被擂几下是完全值得的。然后更加清醒地认识到千百年来人民群众早就无以复加地牛掰过了,祖国人民养活你这样的蛀虫完全是法外开恩、好生之德,回家继续买2块5的红酒偷偷庆祝。

还是上吧,不然白调了。虽然其实我只逛了两个半小时,迷路N次,还有大片面积未能造访。

胜利女神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品,在我心目的地位胜于维纳斯千百倍。进门不久就得晤其面,而且当时附近游人寥寥,甚是欢心。

游荡一圈后再回来,换了角度,换了光圈,换了景致,再捏一张。

说起蒙娜丽莎,我还是认为她的笑容的确是非常神秘的,有那么点慑人心魄的力量,纵使隔着千山万水,依靠不怎么靠谱的狗头,我还是非常荣幸地感到了如芒在背。——关于千山万水,请见下图。

话说这幅画,好像是全卢浮宫里唯一一幅隔着三米开外就拉起护栏不让游人近前的。偏偏画作本身又小,于是……镇宫之宝俺能理解,不过是不是还是有点过阿~~

好,观众朋友们,你们看到的以上三个作品,就是卢浮宫的“吉祥三宝”。不是非常无聊的同学们可以关掉窗口回家睡觉了。

油画长廊的附厅——卢浮宫非常讲究画海战术,你不是不怕拍嘛,我挂我挂我挂挂挂,淹死你!

画框的搭配和摆放很讲究,就是离远瞅着花花绿绿的,心里也高兴。

以上是我随手拍的,觉得有意思且照片质量还能看的几幅。基本上对宗教主题我比较头大,不好读书更不求甚解。

Salome with the Head of St. John the Baptist, Bernardino Luini.

我第一次接触莎乐美主题还是学到颓加荡派时提到《黄皮书》和比亚茨莱插图的时候。当时比亚茨莱的插画风格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这次见到这么端庄可爱的莎乐美还的确有小小的吃惊。打算了解下来龙去脉的可以看这里

比氏插图。还有多幅,有兴趣可以google images搜索之。

刚看过凡尔赛就来看卢浮宫,难免对穹顶雕梁还有审美疲劳。但是牛还是要承认的。

非常煞有介事的同学,坐在房顶上,估计搁众神堆里也是一个女文青。

这个雕塑是捶了我一下的东东,主要是因为在一片阴抑的头部雕像中,一缕诡异的阳光正好照射到这位老者的脸上,配合其表情非常令人震撼。可惜我摄影技术太洼,不能表现出呕血三升的现场。

埃及馆是一个令人心情舒畅的地方,不容错过。

我在希腊雕像展廊迷路长达40分钟,拍片无数,差点跟着石化。

非洲人民早在千百年前就这么可爱,而且游人稀少,作为几十个世纪以后跟非洲多少还有点工作关系的小同学,我在这里很高兴地徜徉了半天。

拿破仑三世的寝宫,如果不迷路我断然是到不了这里的。

好,下班时间到了,大家从金字塔下面爬出去吧……

总结:看来pisaca的外部链接图片显示是不能信任的,以上图片我大概每张重新粘贴过两次以上,最后还是搬回了老的yupoo相册:( 下面是留言时间,敬请对我题图那张神来之笔的照片进行毫不留情的吹捧!

Related posts:

One Comments

  1. 哈哈,看到你的吉祥三宝,我也在翻看自己的相册,很有趣哇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