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大风里拥抱

我们在大风里拥抱
体温之间的纤维
争先恐后举证幸福

但过于瘦弱的表情
导致证言也不足为信

我们在大风里拥抱

这可能是一个胡同的名字
一座被包围的废墟
当然,也许只是一桩事先张扬过的天气

每一场精疲力竭的审判都
大同小异
辩方坚称无独有偶
控方出示盖世无双

又或者
本风纯属虚构
爱是有期
亦是徒刑

Ps: 是这样的,开始我本来想写一首浪漫主义的诗歌,结果不小心写成了悲观主义的,这说明本质上我是个怀疑主义的同学。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