剽窃生活

话说这一天我刚上班,忙到吐血,突然被dvdv召唤,说发掘了一个牛人,两年多以来孜孜不倦地抄袭我、dvdv、竹子还有离的blog文章,把显而易见的人名或者地点换一下,然后当成自己的blog发表,并且堂而皇之地作为自己的生活示人。

百忙之中拨冗对此等离奇事件进行了考证,发现果然。

http://icehbaby.spaces.live.com/ 伊的blog签名档赫然就抄袭dvdv的“你看得懂,却看不穿”,然后有个极端反讽的说明:“

我粗粗统略了一下,抄袭我的blog一共有16篇,涉及生活片段、情感倾诉、悼念朋友、电影评论、时事杂感、简单记事等多个方面,她的blog从blogcn转战到msnspace(后据竹子发现新浪也有分店),从我2004年9月建博伊始的文章开始抄起(算起来,也是个忠实读者了),加之对我其她闺密blog的窃取,不难推断她大部分的blog文章都是抄袭而来。

其实我非常好奇她的心路历程。如果是剽窃学术文章、科研成果,甚至是课业作文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抄袭blog,特别还是我们这样完全侧重于生活琐细和身边八卦的blog,尤其还要把场景人名小心翼翼挑选出来改成自己“身临其境”的(比如我们生活的北京换成她生活的城市),然后安享这些情节叙述带来的自己朋友的评论和关怀,这实在是非常匪夷所思和惊世骇俗的。

一个人如果不是有着莫大的难以言说的自卑,怎么可以愿意放弃自己的自尊,佯装自得地生活在一种剽窃的生活之中呢?她自己的每日每夜都是怎样度过的,而会使她对它们完全无动于衷而去偷取别人生活的细节来乔装打扮自己呢? 在她完全蒙蔽了自己的朋友、读者甚至恋人之余,难道她的内心不会为这种自欺欺人感到悲哀和荒谬吗?

我实在难以理解。

在律所工作后的阿丢显然更加精深,很快就查到了这位同学的实际身份,然后将其网站打包备份,发出一纸通牒:

“xx,请自重,请自力更生,请在3天内删除你抄袭离、dvdv、竹子、inking这几个ID的各种文章,并在你的space公开道歉。否则我们将采取必要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写字的人请有写字的骄傲。如果没有,也请尊重别人的。”

为了考据癖同学们的爱好,列出以下抄袭文和本尊链接,可以抓紧时间参观,主要关注一下该mm是如何篡改细节的。令人叹为观止。奉上一篇对比先:

原作题目为“一串疯话”,发表于2004年9月19日。抄袭之作题目也为“一串疯话”,发表日期为2005年12月9日。原作为黑色字体,伪作为蓝色小字。

***************

在一个通宵读过《深渊上的火》以后,我更深地察觉这种饕餮之后的无尽空虚。一场饱满的阅读,提醒着我我曾经度过多少个毫无意义的虚掷的夜晚,在自命清高游舌嬉戏表皮下的的茫然和不堪一击。”

在几天重读过须兰所有文集之后以后,我更深地察觉这种饕餮之后的无尽空虚。一场饱满的阅读,提醒着我,我曾经度过多少个毫无意义的虚掷的夜晚,在自命清高游舌嬉戏表皮下的茫然和不堪一击。

……

“我对初恋男友说,如果你毕业可以挣五千块钱一个月我就嫁给你,结果我们在大四的时候分手;我在blog里面说,如果我的自行车能够侥幸避免被盗,我就在第二天奖励给她一个车筐,她被我兴高采烈地骑了回来,但是后来我觉得没有车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对爸爸妈妈说,你们放心吧,赶明儿我给你们在北京专门盖栋别墅,一个住楼上一个住楼下,每天都喊老伴啊饭已ok啦下来密西吧,可是我十一的长假竟然还有点不想回去。我说今天要把一篇采访稿子赶出来,结果一共就写了300字的开头,然后吃零食、洗头发、灌水、发呆,倏忽就到了“明天”。”

我对初恋男友说,如果我们能一起去到上海我就嫁给你,结果我们一起去了却在大二的时候就分手;我在日记里面说,如果我的笔记本能够在被泡面泼湿后侥幸开机,我就在第二天奖励给她一个新的电脑包,并保证再也不用它bt电影,她被我兴高采烈地重新开机,但是后来我觉得之前的电脑包也挺好看,bt也没什麽大不了的;我对爸爸妈妈说,你们放心吧,赶明儿我给你们在广州市郊专门盖栋别墅,一个住楼上一个住楼下,每天都喊老伴啊饭已ok啦下来密西吧,可是我十一的长假甚至不能抽身回家;我说今天要把上月所有的账目明细全部做出来分析业绩,结果一共就写了2个半小时帐,然后来这里敲字,倏忽就到了下午

……

“昨晚熬夜看书,今天起来就发现脖子不能动了,整个颈椎和脊椎都疼得要命。挺到晚上,决定去洗个头按摩一下。按的时候倒是很舒服,顺便被小mm忽悠得办了一张卡(10012次,也不算亏),回来之后发现疼之愈甚,比较郁闷。”

昨晚第一天睡电热毯,今天起来就发现浑身的水分被蒸干的感觉,总是蜷缩着睡,脖子也不能动了,整个颈椎和脊椎都疼得要命,睡了暖暖的被褥,醒来身体疼之愈甚,实在郁闷。。挺到晚上,决定去洗个头再做个facial按摩一下。

从理发店出来,夜风凉了。想起某年某月某日,陪某人去理发,一个ppmm给他洗头按摩,我在窗边沙发上看时尚杂志,不知怎么着他就跑过来,蹲在我面前,用手扶着我的膝盖,仰着头问我“你等的烦不烦?” 彼时阳光从我身后来,照着他湿淋淋亮晶晶的发稍,他就那样仰着脸眼睛睁得大大的等我的回答,那个瞬间我几乎被幸福当场击倒。甚至在我回想这个细节的时候,内心中依然充满了与当时相同质地的甜蜜,这就好像一个高度白炽化的镜头,周围所有的人物、声音和光景都被虚化掉了,溃退到几万光年以远,只有一个你欢喜的人蹲在你面前,扶着你裙子边缘的膝盖,问你——“你等的烦不烦?”

那时我裸露着膝盖,也就是说,那是一个夏天。是的,当然,在那个夏天窗明几净的沙发边,我没有倒下,我光天化日地俯下身吻了他一下,说“不烦,你洗好了吗?”

后来,他曾说过“感觉已经很不真实了,虽然细节还都历历在目”。是的,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生活在这样一些细节里的,甚至把情节里的主人公换掉(当然为了方便,一般还是不换为妙)也无伤大雅。那些碎片金光闪闪,夺人心魄,那些音符绕梁三日,沉吟至今。是谁没有关系,是什么时候也没有关系,是在哪里甚至也没有关系(也许有一点点吧),它们肩并肩,手牵手,亲密无间地排列在一起,组成我,组成我的头发、皮肤、嘴唇、颜色和永远存在的青春痘以及它们的疤痕。

又想起某年某月某日,陪哥哥理发,一个ppmm给他洗头按摩,我在窗边沙发上看时尚杂志,不知怎麽着他就跑过来,蹲在我面前,用手扶着我的膝盖,仰着头问我你等的烦不烦?彼时阳光从我身后来,照着他湿淋淋亮晶晶的发稍,他就那样仰着脸眼睛睁得大大的等我的回答,那个瞬间我几乎被幸福当场击倒。甚至在我回想这个细节的时候,内心中依然充满了与当时相同质地的甜蜜,这就好像一个高度白炽化的镜头,周围所有的人物、声音和光景都被虚化掉了,溃退到几万光年以远,只有一个你欢喜的人蹲在你面前,扶着你裙子边缘的膝盖,问你——“你等的烦不烦?”

那时我裸露着膝盖,也就是说,那是一个夏天。是的,当然,在那个夏天窗明几净的沙发边,我没有倒下,我浅笑恬然地应他不烦,怎麽会?

我猜小哥哥已经不记得这个细节了。呵是的,我往往觉得自己是生活在这样一些细节里的,有的时候感觉已经很不真实了,但是细节仍都历历在目,甚至把情节里的主人公换掉(当然为了方便,一般还是不换为妙)也无伤大雅。那些碎片金光闪闪,夺人心魄,那些音符绕梁三日,沉吟至今。是什麽时候是谁没有关系,对方记不记得也无妨,是在哪里甚至也没有关系(也许有一点点吧),它们肩并肩,手牵手,亲密无间地排列在一起,组成我,组成我的头发、皮肤、嘴唇、颜色和永远存在的青春小粉刺甚至它们的疤痕。

***********************************

抄袭作品对照表

icehbaby inking

Love and cough 2006/11/27 微醺深醉 05/6/25 (题目另抄一中文标题)

Untitled… 2006/10/20 1997和2005 2005/7/28

我回来了 2006/10/2 我回来了(或没有双下巴的地铁玻璃) 05/4/26

浅醉微醺 2006/9/25 浅醉微醺 2004/9/28

日子 2006/9/4 日子 2004/10/7

推荐疯狂的石头 2006/7/27 推荐《疯狂的石头》 2006/7/10

偶看韩白之战 2006/3/8 俺看韩白之战 2006/3/16

一串疯话 2005/12/9 一串疯话 2004/9/19

在真理和你之间 2005/11/29 在真理和你之间 2005/11/22

我回来了 2005/8/23 我回来了 2004/11/1

又是一周 2005/7/14 疲惫中摇曳 2005/7/6

两年 2005/7/8 一年 2005/6/20 抄袭悼文,太恶劣了

此时此刻 2005/7/8 此时此刻 2005/6/28

雨夜 2005/7/8 雨夜 2005/6/13

简单记下 2005/7/8 我发现我总是隔一天想起一次blog 2004/8/8

幸福的女人如同强大的国家 2005/7/8 幸福的女人如同强大的国家 2004/12/25

参考文章:

dvdv:告抄袭者 披露更恶劣情节——居然捏造一个虚构的人物替代我们blog里提到的朋友,然后该虚构人物的留言也抄袭我们的留言。。。太有才了!

竹子:网上通缉抄袭者

离: 抄袭别人生活的人 原来离就是“始作俑者”了,连有blog以前在bbs的文章都被招呼了上去,大概有三十几篇。。。再拜一下。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