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

突然之间,我可以非常清晰且频率很高地感到饥饿。这件事在此前并不多见。

此前不多见的原因有两点:一是如果有吃的,我多半会很欢快地一直在吃;如果没有吃的,我的头脑会深深理解这一点并阻止器官发出讯号。后者虽然不能每次都成功,但是多半还是奏效的。

大概转变是从发现“我家胆囊长结石”开始的。器官们对神经中枢的声讨空前绝后且发人深省。在每个早晨、中午和傍晚,我都会从未如此清楚地体认我是多么的饿,多么需要热量,多么渴望有温暖且带着香气的东东给予对嗅觉的安抚以及胃部的宽慰。

但是另一方面,我的理智却无端对厌食突然产生了热爱。他不能阻止腹腔的革命,却依然在控制手足的行为。偶尔它也试图向胃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比如外面的风太大了,案头还有半个柚子啊,或者一杯牛奶可以满足吗?它强作欢颜提出这些折中方案,事实上却不能摆脱对食物的深深厌倦。

因此,我觉得,我就要分裂成两个人了。

也许是因为又到了冬天的缘故吧。我想流着泪搬到南极去。

5 Comments

  1. 其实无论是天美意还是TaTa的鞋子都会很舒服,即使是高跟。其实这双鞋很适合你。在夏季的时候,甚至一般的花衬衫和牛仔也可以相配。

    Reply

  2. 我也在分裂,以一种体重倍增的方式。于是很想流泪搬到赤道,这是真的。

    Reply

  3. Hi水墨,许久不见,回国后一切可好?今年几乎每月都来北京出差,也一直找着怎么联系上你,问小草说网上能找到,看得出回来之后你小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儿啊呵呵。能不能给我个email,有事情请教。^^peiming

    Reply

  4. 内个胆结石,要多喝水,
    然后,少熬夜。

    Reply

  5. 胆囊结石是要小心,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节食呢?
    医生说的吗?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