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日

想起翻几本书来看,是因为太后在的时候要“收菜”,难免和我抢一个小时的电脑,电视里的“婚姻保卫战”虽说也不算很无聊,但是我还是习惯肚皮上有点什么。然而我的书还有maomy的《迈尔斯系列》都在搬家打包时被装进一个大大纸箱,翻腾起来难免劳民伤财,于是我在丢总的书架上扒拉来扒拉去,从所剩无几的书刊中翻出一本《王朔文集》纯情卷,就势纯情起来。

其实一模一样的正版,我的箱子里也有一套。是2000年北大在线的“书库”营销业务宣告取缔时以内部二折价格收的。那时候大部分“新青年”都还租着房子住,尽管二折是个不小的诱惑,但也还都对添置大批已经读过或零星拥有的套书之性价比犹豫不决,只有我和马骅以当仁不让之势迅速瓜分了颇有成色的一些。我崭新正版的《王小波文集》、《张爱玲文集》、《杜拉斯全集》、《红罂粟选集》以及这套《王朔文集》都是当时置办下的。

再翻到“杜梅像一把兵器”。其实现在这些京派的小生活剧们,也都没转出王朔当年的窠臼吧,那些用于生活太过狡猾、用于成事又太过脆弱的小温暖、小噱头,在我们缺乏真正考验的日子里以一当十,绵亘不绝。

周六和圡白菜帮众小聚了一下,延丢总领略了下太后之为其本人所不承认的“洁癖”。其实我还没有说,所有的窗户都擦过,所有的纺织品都洗过,连外面的木质门棂都重新钉过一遭。。。。

我发现我失败的二张后半和三张伊始,都是围绕被一对couple“收容”的形势展开的。以前的小西天、一条街,现在的一号线地铁,带我通向M&M,丢总夫妇以及黄生黄太。。。五六年来,我梳着同样的发型、穿着同样的衣衫,沿着不同的线路,见到那些我为之愿意放弃卧室和美剧,十里奔袭以便一起吃上一顿饭的同学们。

我已经记不清有几人,是在我歪头思考下能否带给他们审阅并获得认可的YY中被直接打上“X”的,我假借闺蜜们的酒杯,灭了自己的块垒,还难免不在假想中意气风发或者扼腕三叹下,实在也是有够变态。

过完下一个周末,另一趟西非之行就要张牙舞爪地扑面而来,我有满心不情愿但还跃跃欲试的期待。

5 Comments

  1. 赞美有宅有相聚的理想化周末:)

    Reply

  2. 赞美并且欣羡。我们自己在狂奔时,幸好发现旁边还有高速运行的她们,一不至太寂寞,二减少因为速度而产生的眩晕感。她们就是平衡,让我们跑得不至太眩晕,也不至偏离正轨。嗯,至少是一直以来被默认的目标轨道。

    Reply

  3. Oh yeah!我就是“她们”!

    Reply

  4. 五六年来,我梳着同样的发型、穿着同样的衣衫,沿着不同的线路,见到那些我为之愿意放弃卧室和美剧,十里奔袭以便一起吃上一顿饭的同学们。

    墨姐姐,这段写的很好,我很喜欢,感觉你居然也是有些平易近人的

    Reply

  5. 我不是一般的平,也不是一般的易近人。

    Reply

Leave a Reply